• 法律图书馆

  • 新法规速递

  • 为什么知识产权维权这么难?

    [ 王瑜 ]——(2014-10-29) / 已阅5146次

    为什么知识产权维权这么难?
    从最高院发布的《中国知识产权司法保护状态》来看,知识产权民事诉讼案件每年都在大幅上升,到2013年已经逼近9000件。如果把知识产权诉讼比作战争,现在的知识产权战争已经讲究起兵法了。
    大约在2011年上半年,由中国文字著作权协会常务副总干事张洪波、知名出版人沈浩波、路金波、华楠以及作家慕容雪村、香港导演彭浩翔组成的出版业、作家群体代表在北京与百度公司代表进行谈判。经过四个半小时商谈,出版业、作家群体代表宣布谈判破裂,其提出的四条诉求被百度方全部驳回。从出版业、作家群体代表当场发出的《3月24日出版业、作家群体与百度谈判破裂声明》看,百度只派几个产品负责人级别代表来进行谈判,显然缺乏诚意。经济学家早就发现了“沉默的大多数现象”,当众人的权益都被侵害时,大家普遍会选择沉默。百度在著作权诉讼方面也是百炼成钢,他们的处理方法非常符合经济学原理,纯粹从商业角度来看百度对著作权协会的做法是理性的。当知识产权战争开始运用了经济学原理,像百度文库这样的商业机构就不怕公然大量侵权了。在众多人都被侵权时,选择起诉的人实在是太少,如果遇到起诉还可以采取拖延、推诿、纠缠等方式尽量制造麻烦,让权利人知难而退,即便败诉赔偿也比取得权利人许可并支付费用成本要低得多。因此面对众多潜在的人可能会起诉,这些机构完全会运用“沉默的大多数”原理,先“理性侵权”,再一一化解诉讼个案。
    在前几年的反日活动中,有人乘机发泄大肆打砸同胞的车辆,甚至是打伤同胞本人,他们明知道这是违法的事情,但是抱着“法不责众”的侥幸,认为不会受到法律制裁。这种侥幸的心理也被运用在知识产权战争中,成为一种兵法。某通用软件在我国的盗版率确实比较高,前些年政府部门出面发公函协助打击侵权,但是这场维权渐渐演变成强制购买正版软件而遭受诟病。很多的公司都收到该软件公司的律师函和政府的公函,有的企业主动缴械,象征性购买了一两套正版软件,却从此被纠缠、恐吓被反复要求购买。有的企业选择“不理他”,把收到的文件扔进垃圾桶,结果没有人来“找麻烦”。他们精准地运用了“法不责众”兵法,只要不主动缴械,该公司的个案维权成本将大幅提升,按照中国的司法实践从经济学上分析将是得不偿失的,因此权利人会理性放弃维权。
    蒋总统中正先生听说林彪带兵抢了东北,哀叹从此东北无宁日。蒋总统显然低估了林彪,几年以后东北就成为林彪的天下,还可以匀出100万兵员绕过长城来参与对平津的争夺战,改变了平津战役双方力量格局。林彪打仗在一个只能安排连队冲锋的地带往往要安排一个团上千人进行密集攻击,毫不顾忌兵士大量的伤亡,林彪如此排兵布阵其实蕴含了科学定律。英国的工程师兰彻斯特研究发现“在直接瞄准射击条件下,交战一方的有效战斗力,正比于其战斗单位数的平方与每一战斗单位平均战斗力(平均毁伤率系数)的乘积”,并称之为“平方律”。林彪运用了“平方率”用兵士的性命加大了战斗力撕开对方防御的口子。其实,几千年前的孙武在《孙子兵法》中就提到数学兵法:“故用兵之法,十则围之,五则攻之,倍则分之,敌则能战之,少则能逃之,不若则能避之。”当战争运用上了数学计算还像李云龙的上级长官提什么“两军相遇勇者胜”,这种兵法显然在孙武那个时代就已经落伍了。我们还抱残守缺在诉讼中只靠勇力,知识产权防御工事遇到林彪这样的攻击者守住阵地就有些难了。
    我们应当懂得尊重他人的知识产权,但是从我国目前实践来看,知识产权不仅没有得到足够的尊重,还被公然侵权。当侵权者理性侵权,当权利人理性放弃维权,当知识产权遇到林彪这样的攻击者,我们的知识产权维权就举步维艰了。
    作者:王瑜
    2014年10月作于北京

    ==========================================

    免责声明:
    声明:本论文由《法律图书馆》网站收藏,
    仅供学术研究参考使用,
    版权为原作者所有,未经作者同意,不得转载。

    ==========================================

    论文分类

    A 法学理论

    C 国家法、宪法

    E 行政法

    F 刑法

    H 民法

    I 商法

    J 经济法

    N 诉讼法

    S 司法制度

    T 国际法


    Copyright © 1999-2019 杭州法图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浙ICP备10202533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5020008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