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法律图书馆

  • 新法规速递

  • 从诚实信用原则谈保险人明确说明义务的程度和标准

    [ 杨先旺 ]——(2023-11-9) / 已阅887次

    从诚实信用原则谈保险人明确说明义务的程度和标准

    文 杨先旺  山东国曜琴岛(聊城)律师事务所


    诚实原则是民法的一项基本原则,在保险法中更是一种特殊的最基本的原则,鉴于中国特色的保险法律体系和制度,保险法中的诚实信用原则更应当体现在保险人的明确说明义务中,诚实信用原则对被保险人的也应当有所体现。
    从保险法规定来看明确说明义务应当是法定义务,是一种强制性的规定,这种义务不能通过合同的约定来免除,这种义务是保险人的主动的而不是被动的义务。但是在实际的审判过程中和司法实务中,明确说明义务的界定存在着争议,对于明确说明的判定标准、说明的程度、说明的范围,仍然存在着争议和分歧。
    这种争议和分歧在司法实务中归根结底就是说,明确说明义务的举证责任及举证责任的程度如何?
    我们结合保险人,也就是保险公司提供的投保单中的“投保人声明签字”的证据来说明一下。
    保险人在投保单中一般都统一印制投保人声明,其内容大致为:本人已经认真阅读并正确理解保险条款,尤其是保险责任条款、责任免除条款,本人已收到保险条款,保险人已采用书面及口头方式向本人明确说明,本人已按照保险人的说明充分理解。下面有投保人签字。那么这种签字的行为能不能证明保险公司已经履行了明确说明义务,这在司法实务过程中有很大的分歧和争议,也是司法裁判的难点。其实这里就有一个形式判断和实质判断的问题。形式判断认为,只要存在保险人提交的相关证据能够认定投保人签字行为是真实可靠的,就可以认定保险人履行了明确说明义务。而实质判断的观点认为,保险人不仅应当提交有投保人在声明书上签字的相关证据,还应当提交其他证据证明保险人就相关条款的概念内容已经对投保人履行明确说明义务,否则就不能证明完成其举证义务。
    笔者认为这两种观点都具有极端性,对保险人说明义务的判断标准不能不加区别的一概而论,应当具体问题具体分析。主要体现在对一般条款和免责条款的明确说明义务中,也就是说,保险人的说明义务应当有差异性,我们不应当回避,但这样说并不是否定保险人明确说明义务的法定性。因为在免责条款中存在着法律或行政法规禁止性的规定的内容,作为这些法律或行政法规禁止性的规定,投保人是应当知晓的,并且应知道其行为的法律后果。如无证驾驶的情形,就体现在免责条款中,被保险人一旦存在无证驾驶的情形,保险公司就会以此进行拒赔。而投保人认为该免责条款,保险人并没有对其履行明确说明义务,因此是无效的,应当进行赔偿。
    笔者认为作为保险人,虽然存在法律规定的禁止行为,但是保险人仍然应当对存在无证驾驶的情形不应当承担赔偿责任这样的免责条款进行提示说明,但明确说明义务可以适当减轻甚至免除。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保险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条做了相应的规定。保险人的明确说明义务是体现最大诚信原则的要求,鉴于保险活动的专业性、技术性以及信息的不对称性等特点,保险人的明确说明义务是法定的,是主动的,但是并不等于将一般条款和免责任,将免责条款中的法律禁止性规定和加重被保险人或投保人义务的条款无区别的对待,这样才能体现保险法中的保险人和被保险人的诚实信用原则。

    作者简介:
    杨先旺,山东国曜琴岛(聊城)律师事务所律师,律师执业证号:13715199710550446,聊城仲裁委员会仲裁员,聊城市保险协会保险索赔纠纷调解委员会委员,聊城市优秀律师。1995年毕业于山东大学法学院民商法系。1996年以聊城市第一名的优异成绩考取全国律师资格。杨先旺律师擅长处理金融、保险法律事务和经济合同纠纷,在保险合同纠纷及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方面有独特见解。杨先旺律师愿意在法律的专业领域和你共同进步,为你提供优质的法律服务。联系电话:13563585288


    ==========================================

    免责声明:
    声明:本论文由《法律图书馆》网站收藏,
    仅供学术研究参考使用,
    版权为原作者所有,未经作者同意,不得转载。

    ==========================================

    论文分类

    A 法学理论

    C 国家法、宪法

    E 行政法

    F 刑法

    H 民法

    I 商法

    J 经济法

    N 诉讼法

    S 司法制度

    T 国际法


    Copyright © 1999-2021 法律图书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