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法律图书馆

  • 新法规速递

  • 台湾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吗? ——从杨智渊案的司法管辖权说起

    [ 卜越 ]——(2022-9-5) / 已阅1199次

    台湾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吗?
    ——从杨智渊案的司法管辖权说起
    卜越
    2022年8月3日,浙江省温州市国家安全局对长期从事“台独”分裂活动的台湾地区犯罪嫌疑人杨智渊实施刑事拘传审查。次日,变更刑事强制措施,由拘传转为指定居所监视居住。
    杨智渊为台湾居民,其“台独”活动也都是在台湾所为。大陆国安机关趁杨智渊来大陆之机,以涉嫌分裂国家罪和煽动分裂国家罪对其实施了刑事拘传审查。大陆国安机关对杨智渊有司法管辖权吗?
    2022年08年26日,中央电视台4频道“海峡两岸”栏目邀请两名法律学者,就本案涉及的有关法律问题进行访谈。中国政法大学教授霍政欣就该案的司法管辖权问题发表了意见。其核心观点是:台湾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领土,台湾居民也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居民,本案的管辖权没有问题。对此,笔者有不同看法。
    霍政欣教授首先论述了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他说:
    “我们必须明确一点,就是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台湾人也是中国人。这一点,历史经纬和事实法律都是很清楚的。台湾自古就是中国领土,1895年,日本通过甲午战争,迫使清政府将台湾和澎湖列岛割让给日本。1943年到1945年期间,一系列国际法文件,包括波茨坦公告和开罗宣言都确认,日本需将其窃取的台湾、澎湖列岛等中国领土归还给中国。
    1945年10月25日,中国政府宣布恢复对台湾行使主权,并且在台湾台北举行了中国战区台湾省受降仪式,这一系列具有法律效力的国际法文件和国际法实践,就表明中国从法律和事实的层面收回了台湾,恢复了对台湾的主权。”
    解读霍教授上面的论述,首先要明确“中国”一词的确切含义。
    “中国”有多种含义,其本义是疆土、民族、文化之中国——笔者简称为疆土中国,比如说“台湾自古以来是中国的领土”。中国历史悠久,已经持续存在了数千年,并不因朝代、政府的更替而中断。自清朝起,在国际交往中用“中国”作为国家的简称。此后的中华民国和中华人民共和国都是如此。中华人民共和国已成立70余年。现在,国际社会中一般将“中国”等同中华人民共和国。比如说“中国是当今世界的第二大经济体”,这样说并不产生歧义。
    霍教授的上述论述,第一段中使用的“中国”指的是疆土中国,因为其叙述的史实包括清朝和中华民国两个政治时代。其基本的历史事实是:二战后,日本将当年窃取的属于清朝的台湾归还给了中华民国。将清朝和中华民国都表述为“中国”是没有问题的。
    在第二段话中所说的“中国”指的是中华民国,因为此时中华人民共和国还没有成立。
    总结霍教授上面的论述:台湾自古属于疆土中国,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属于中华民国。这是个事实。国际社会也普遍认同这样的结论。
    问题的关键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台湾是不是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现在,国际社会中只有少数国家持明确肯定的态度,美国等众多的西方国家都持否定态度,大多数发展中国家只是笼统地认可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提出的一个中国原则。但“中国”可作三种解读:一是疆土中国,二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三是既是疆土中国也是中华人民共和国。
    霍政欣教授认为:台湾一直属于中国,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则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霍教授的论述中有两个理由,第一个理由是:
    “1949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政府成立,取代中华民国政府成为代表全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在国际法上这属于政府更迭。中国作为主权国家。这一国际法主体并没有改变,中国的主权和固有的领土疆域也没有改变,所以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理所当然的享有对中国的主权,也包括台湾的主权。”
    撇开政治上的考量,仅从法理上分析,上面的推理存在逻辑瑕疵。
    如前所述,我们在思维中,应当区分“中国”和“中华人民共和国”。疆土中国的固有疆域没有随着政府的更迭而改变,这个陈述没有问题。问题出在“中国的主权没有改变”。
    在国际法理论中,“主权”通说是指国家的最高权和独立权。但“最高”和“独立”都属权力的性质,其所指称的权力为国家的政治权力。国际法及其理论是对通常的国际关系现象的归纳和总结。通常情况下,一个国家政府的治权及于其全部疆域,即主权的内容和边界等同国家政治权力的内容和边界。侵犯一国政治权力的任一方面都是侵犯该国主权。国家政治权力可简称为治权。就是说,国际法上的“主权”,就其权力内容与边界而言,等同“治权”。
    与国际法上的国家“主权”相关的,还有政治学中的“人民主权”。在当今世界,人民主权已成为政治学的公理,也是各国公认的宪法原则。
    人民主权并非人民的“主权”。就是说,人民主权中的“主权”和国际法中的“主权”并非同一概念,“人民主权”是作为一个固定词组而存在的。人民主权包括两方面的内容,一是人民对其赖以生存的疆土以及在历史上逐步形成、积累的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成果拥有所有权。二是人民对于国家政治权力拥有最终权。(可参见笔者文章《“主权”概念及相关问题研究》)
    国际法上的主权和人民主权并不矛盾。格劳秀斯就认为“主权既可以以完整财产权(jure pleno proprietas )的方式拥有,亦可以只以用益权(jure usufructario)的方式拥有。”([美]小查尔斯·爱德华·梅里亚姆,毕洪海译.卢梭以来的主权学说史[M].北京,法律出版社2006.4. P12-13.)。在人民主权原则下,人民拥有国家的所有权,政府则受人民委托享有对国家的管治权。政府的管治权在国际关系中即被称为“主权”。
    国家的核心要素是疆土和人民,人民派生出政治(包括政权及其权力)和文化。时间是一切事物的组成要素。一个国家的政权可能会发生更迭,即政权可能会断代,但国家依然存在,因为人民不会断代,人民作为国家所有权人的身份不会改变。人民是一个整体。在人民主权国家,国家政权代表人民。
    疆土中国是政治、时间要素抽象化的中国。疆土中国的所有权属于全体中国人民。疆土中国已延续了数千年,并不因目前的两岸分治而中断或者分裂。疆土中国的政权及其领土在不同的时点看可能有所不同。疆土中国和政治中国是在不同语境、不同视角、不同意义上表述中国。疆土中国不是虚幻的概念,而是一个客观存在,由于其不涉及治权,因此也不存在主权问题。主权只属于政治国家。
    中华民国或者中华人民共和国是政治和时间要素具体化的中国。中国的主权只能用特定政权的主权来表述,如1949年前的中华民国的主权,或者其后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主权。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中华民国的治权及于包括台湾的整个中国,即主权的内容和边界与治权重合,故中华民国(此时也简称为“中国”)的主权为国际法上的主权。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取代中华民国政府后,中国的治权一分为二。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现在享有的主权不同于原来中华民国政府享有的主权,虽然其宣称的和宪法规定的主权和中华民国政府当年所享有的主权等同,却并非现实状态。
    当然,现实状态和在法理上是否拥有还是两回事。问题的关键在于,从法理上讲,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是不是从中华民国政府那里继承了其原来拥有的全部主权?
    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取代中华民国政府虽然属于政府继承,但它有别于国际法理论中所说的通常情况下的政府继承,是一种不完全的政府继承:新政权控制了国家的大部分地区,进行有效统治,并且得到了国际社会的广泛认同。但是旧政权并没有被消灭,它仍然有效管控着国家的部分地区并一直持续至今。就是说,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只在中国大陆地区实现了政府继承,而不包括台湾。换句话说,在中国大陆地区,原中华民国政府拥有的主权因政权更迭而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所拥有,而在台湾地区,没有发生政权更迭,因而也不存在政府继承问题。
    霍政欣教授认为台湾原来属于中华民国,现在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第二个理由是:
    “1971年联大第2758号决议也明确,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是代表全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联合国秘书处的法律事务办公室也明确指出,台湾是中国的一个省,不具有任何的独立地位。在国际法实践中,联合国对台湾的称谓是 Taiwan province of China,台湾是中国的一个省,可见台湾是中国的领土。两岸尚未完全统一,这绝不能成为台独分裂分子逃避法律责任的借口。”
    这里也有偷换概念的问题。“中华人民共和国”不能等同于“中国”。“台湾是中国的一个省”,这是个事实。“台湾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个省”,则是源自法理的推导,因为在事实上,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并没有实际管治台湾。
    霍教授的这段话主要是想说明: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是国际社会公认的代表全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因为中国是主权国家,而主权是完整的、不可分割的;所以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享有全中国的主权。
    主权问题的讨论已如上述。这里提出的主要是代表权问题。
    代表权是具体的而非抽象的。不存在没有适用条件、没有权力限制的绝对的代表权。打个比方:某村召开村民会议,规定一个家庭出一个代表。张三作为张家的代表出席村民会议。张三作为村民会议的代表,其代表权的内容、如何使用等一定是由村民会议决定的,而并非由张三自己说了算。张三也不能因为自己代表张家出席村民会议,就自认为可以代表张家的其他家庭成员在其他场合为民事行为,更不能认为自己就拥有张家的全部财产权,比如虽然没有分家但已经单过的张四的财产归自己所有。
    联大第2758号决议确定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在联合国中代表中国,可以推导出此前的“中华民国政府”已经不能在联合国中代表中国。但不能推导出台湾归属中华人民共和国,或者台湾在政治上隶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代表权不同于所有权,也不同于管治权,这是个法律常识问题。
    那么,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在联合国中代表中国,是不是意味着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代表全中国人民?这要具体情况具体分析。在联合国或者其他国际组织中,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作为全中国的唯一代表,可以、也应当在特定的场合代表全中国(包括台湾)人民表态或者表决,但仅此而已,不能推广到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在任何场合都代表台湾人民。台湾人民有自己的民选政府。两岸政治对立。一般而言,对立的双方不能相互代表。
    霍政欣教授认为温州的国安机关对杨智渊案件有管辖权的最后一个理由,是根据中国宪法和法律的相关规定。他是这样说的:
    “中国的宪法明确规定,台湾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神圣领土的一部分,维护祖国的统一是包括台湾同胞在内的全体中国人民的共同职责。同时反分裂国家法和国家安全法也都明确规定,中国的主权和领土完整不容分割,维护主权统一和领土完整是包括台湾同胞在内的全体中国人民的共同义务,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履行法律义务或者从事危害国家安全活动的,将依法追究其法律责任。
    这样的话,温州市的国家安全机关对杨智渊行使管辖权的法律逻辑就很清楚了,台湾是中国的领土,台湾人是中国人,那么杨智渊作为中国台湾地区居民,受到中国法律的管辖,中国的国家安全机关对他行使管辖权是具有充分的法律依据的。”
    如前所述,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宣称自己所拥有的以及宪法规定的主权,其范围大于其实际管治权。目前两岸分治,台湾司法独立,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政治管治权和司法管辖权并不及于台湾地区。治权都不及于台湾,司法管辖权又怎能及于台湾? 如果按照霍教授上述逻辑,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所有法律都适用于台湾,那你如何执法和司法?提出这样的理由,只能贻笑大方。

    ==========================================

    免责声明:
    声明:本论文由《法律图书馆》网站收藏,
    仅供学术研究参考使用,
    版权为原作者所有,未经作者同意,不得转载。

    ==========================================

    论文分类

    A 法学理论

    C 国家法、宪法

    E 行政法

    F 刑法

    H 民法

    I 商法

    J 经济法

    N 诉讼法

    S 司法制度

    T 国际法


    Copyright © 1999-2021 法律图书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