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法律图书馆

  • 新法规速递

  • 关于《旧金山和约》的效力

    [ 卜越 ]——(2022-5-26) / 已阅779次

    关于《旧金山和约》的效力
    卜越
    今年4月,在《旧金山和约》生效70周年之际,北京再批民进党当局炒作“非法无效的历史废纸”,兜售“两国论”。北京一贯主张,台湾属于中国的国际法上的依据是《开罗宣言》、《波茨坦公告》和《日本投降书》,《旧金山和约》非法、无效。对此,有必要再做分析。
    《旧金山和约》是《对日和平条约》的通称。1951年9月,由美国主导,美、英、法、苏等51个第2次世界大战中的战胜国,与战败国日本在美国旧金山市举行对日和会。中国的两个政府都没有受邀参会。和约签署时,苏联等3个社会主义国家因不满条约的部分内容拒绝在和约上签字。签署的48个战胜国中,哥伦比亚、卢森堡、印尼未获本国议会批准。
    此时中国存在两个政府: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中华民国”政府,且两个政府都声称自己才是代表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中华民国”是《开罗宣言》和《波茨坦公告》的签署国,也是当时联合国的5个常任理事国之一,但在签署《旧金山和约》时并没有受邀参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刚成立不久,属于以苏联为首的社会主义阵营。当时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建立外交关系的国家有19个,主要是社会主义国家。1950年朝鲜战争爆发后,美国以“协防台湾”为由,派海军第7舰队进驻台湾。中国则出兵支援朝鲜,在朝鲜战场与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作战。和约签署时,朝鲜战场上的和谈已经开始,但战争仍未结束。对日和会就是在上述背景下召开的。美国主张邀“中华民国”参会。苏联等社会主义国家反对。英国于1950年1月即承认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也反对“中华民国”参会。最后美英达成妥协,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中华民国”政府均不受邀。
    1951年9月8日,《旧金山和约》签署。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当即声明不承认该和约,并在同年9月18日再次声明:“《旧金山和约》由于没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参加准备、拟制和签订,中央人民政府认为是非法的、无效的,因而是绝对不能承认的”。这个关于《旧金山和约》非法、无效的政治表态,一直延续至今。
    北京认可的关于台湾属于中国的法律文书是《开罗宣言》、《波茨坦公告》和《日本投降书》。
    1943年11月,同盟国在第2次世界大战中已取得决定性胜利,值此,美国、英国和中华民国三国首脑在埃及开罗就协调对日作战以及战后如何处置日本等问题进行协商,签署了《开罗宣言》。宣言中说:“三国之宗旨,......;在使日本所窃取于中国之领土,例如东北四省、台湾、澎湖群岛等,归还中华民国;......”
    1945年7月,在同盟国已战胜纳粹德国而日本拒绝投降的形势下,美国、中华民国和英国发布《促令日本投降之波茨坦公告》。苏联在同年8月对日宣战后加入该公告。公告第8条的内容是:“开罗宣言之条件必将实施,而日本之主权必将限于本州、北海道、九州、四国及吾人所决定其他小岛之内。”
    在美国向日本投放两颗原子弹后,日本宣布投降,并于1945年9月2日在各主要同盟国代表的见证下签署《日本投降书》,其中有承诺“切实履行波茨坦宣言之条款”。
    上述三个法律文书都具有国际法上的效力。《日本投降书》被收录于《联合国条约集》。1945年10月生效的《联合国宪章》第一百零二条规定“一、本宪章发生效力后,联合国任何会员国所缔结之一切条约及国际协定应尽速在秘书处登记,并由秘书处公布之。二、当事国对于未经依本条第一项规定登记之条约或国际协定,不得向联合国任何机关援引之。”可见,《日本投降书》具有联合国任何机关得以援引的效力。虽然《开罗宣言》和《波茨坦公告》没有被《联合国条约集》收录,但因二者与《日本投降书》内容上的关联,其有关内容得以被援引,而使之具有和《日本投降书》相当的法律效力。
    基于有约必守的诚信原则,各国政府在国际上的承诺对本国政府有拘束力。但从法律形式看,《投降书》是日本国的单方声明,主要同盟国的签字起见证作用;《开罗宣言》和《波茨坦公告》是日本投降之前主要同盟国家对日本国的政策声明。国际法上的法律行为和国内法上的法律行为的原理是一样的:双方就某一问题的分别承诺,还要最终落实到由双方共同签署的协议上来。战争结束后,战胜国与战败国的关系以双边协议的形式加以固定,也是国际习惯法。所以,即便上述三个法律文书具有法律效力,二战胜利后,同盟国对战败国日本的约束,还是要以双方共同签署《对日和平条约》最终完成。
    北京没有参与和约的拟制和签订因而这个和约非法、无效——这固然表明了其所持立场及政治观点,但从法律语言的视角看,则表述不够严谨。
    《旧金山和约》的签约方分为战胜国和战败国。日本为战败国,如果没有日本签署,这个和约当然无效。但战胜国有50余个,虽然中国的两个政府都没有参加,苏联及另外两个社会主义国家拒绝在和约上签字,但美国是同盟国的核心国家,为盟军总司令所在国,在对日作战、促使日本投降中发挥了关键作用。和约有美、英、法等48个战胜国与作为战败国的日本签署,再结合上述签约背景看,和约的签署程序并无重大瑕疵。
    《旧金山和约》的主要内容是规定日本的战争责任以及战后重建,包括确定日本的领土范围——这是关乎周边国家利益、容易引发争议的内容。苏联等3个社会主义国家因为不满和约的部分内容拒绝签署。中国的两个政府以及韩国、朝鲜没有受邀参会,不能参与和本国利益相关条款的拟制。有学者认为这为战后日本和苏联、中国、韩国的领土纠纷留下隐患。但是,对日和会不是日本和周边国家解决历史上形成的领土纠纷的会议。如果利用日本战败的机会,强行让日本放弃与周边国家有争议、但这些争议的形成和二战无关的领土主权诉求,则不符合国际法上的公平原则。因此,即便北京或者台北参会,也不可能在这次会议上明确钓鱼岛归属中国。
    美国从和约中获得重大战略利益,包括对日本冲绳岛的驻军权以及一定期限的施政权。和约也适度关照了日本的需求。但纵览和约的全部内容,其在相关国家利益的权衡上虽有偏颇,也还没到显失公平的程度。
    虽然中国没有参会,但和约并非没有考虑中国利益。和约中也有有关中国的专条规定,比如第2条的相关内容,以及第10条:“日本放弃在中国之一切特权与利益,包括由于1901年9月7日在北京签订之最后议定书及其所有附件、补充照会与文件所产生之一切利益与特权,并同意就日本方面而言,该议定书及其所有附件、照会与文件概行作废。”第21条:“虽有本条约第二十五条的规定,中国仍得享有第十条及第十四条甲款二项所规定的利益”。
    在多边协议中,协议或者其中的某些条款对一方没有拘束力,不等于对其他各方都没有拘束力。苏联等国家没有在和约上签署或者签署后没有得到国会批准,和约对这些国家没有拘束力。但对包括日本在内的46个签署生效国仍然有拘束力。
    条约整体有效和部分条款无效并不矛盾,或者说,部分条款无效并不必然导致整个条约无效。认定协议或者其中的某些条款是否无效,和认定协议或者其中的某些条款对某一方是否有拘束力,二者的法定条件并不相同,不可混为一谈。
    1952年北京对《旧金山和约》表态时,还需考虑苏美两大阵营对立的因素。个中原委也一定相当复杂。
    综上,和约在程序和内容上虽有不尽如人意之处,但都不足以导致和约无效。中国当时的两个政府没有参与和约的准备、拟制和签订,可以主张和约对中国没有拘束力。和约对战败国日本有拘束力,中国也可以依据和约内容主张中国权益。


    ==========================================

    免责声明:
    声明:本论文由《法律图书馆》网站收藏,
    仅供学术研究参考使用,
    版权为原作者所有,未经作者同意,不得转载。

    ==========================================

    论文分类

    A 法学理论

    C 国家法、宪法

    E 行政法

    F 刑法

    H 民法

    I 商法

    J 经济法

    N 诉讼法

    S 司法制度

    T 国际法


    Copyright © 1999-2021 法律图书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