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法律图书馆

  • 新法规速递

  • 《旧金山和约》与台湾归属

    [ 卜越 ]——(2022-5-29) / 已阅574次

    《旧金山和约》与台湾归属
    卜越
    今年是《旧金山和约》生效70周年。台湾民进党当局通过举办特展、召开研讨会等方式,并由“副总统”、“立法院长”亲自出马,宣传其台独主张。其主要论点是:在《旧金山和约》中,日本放弃了对台湾的权利,但和约没有规定台湾的主权归属,致使台湾处于归属未定状态;根据主权在民原理,台湾主权属于台湾人民。这两个推论在逻辑上都是不成立的。
    台湾属于中国,史实清晰。在日本侵占之前,台湾属于清朝,并非无主土地,否则日本也不会利用侵华战争胜利的机会,强迫清朝政府割让台湾。如果是无主土地,直接占有就好了。
    作为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战败国,日本于1945年9月在向同盟国投降的《投降书》中已承诺履行《波茨坦公告》。但在1951年9月签署《旧金山和约》时,中国有两个政府,且两个政府都声称自己是中国唯一合法的政府。如果条约中不用“放弃”而用“归还”,那就要写明归还于谁,是中华人民共和国还是“中华民国”,对此与会各国无法达成共识。
    日本是通过使用武力,胁迫中国签订《马关条约》割让台湾的。从法理上说,对这样的不平等条约,中国有主张撤销的权利。1980年1月生效的《维也纳条约法公约》规定:“条约系违反联合国宪章所含国际法原则以威胁或使用武力而获缔结者无效。”虽然该公约的效力不溯及既往,但因胁迫而签订协议者,被胁迫者对该协议有撤销权,是公认的法律原理。协议被撤销和协议无效,其法律后果是一样的。二战爆发后,中华民国政府于1941年12月9日发布《对日宣战布告》,声明“所有一切条约、协定、合同,有涉及中、日间之关系者,一律废止”。上面所说的“所有一切条约”也包括《马关条约》。
    1945年日本战败投降,中华民国政府依据《开罗宣言》、《波茨坦公告》、《日本投降书》以及盟军最高统帅部发布的第1号命令,派军队去台湾接受日军投降,并接管了台湾。此举表明台湾主权已由中华民国收回。《旧金山和约》中日本“放弃对台湾权利”只是对既成事实的事后认定。
    和约中日本对台湾等“领土”使用“放弃”而不使用“归还”或者“返还”,也反映了日本文化的特点。二战后,日本官方对日本的战争责任总是遮遮掩掩,不肯认罪。“返还”和“放弃”作为法律术语,其性质是不同的。“返还”是必须承担的责任,而“放弃”是自行选择的权利。从日本人战后对其战争责任的态度推测,其在和约商谈中当拒绝使用“返还”,即便中国人当时参会,和约仍然会使用“放弃”一词。其后的《台北合约》已经对此作了印证——使用的仍然是“放弃”而非“返还”。
    当然,如果和约中仅有日本放弃对台湾的权利,而没有表明台湾归属于谁,就法律文书而言是不严谨的,在法律程序和法律形式上也是不完备的。但和约第26条的规定弥补了上述缺陷。第26条规定:“日本准备与任何签署或加入1942年1月1日联合国宣言,且对日本作战而非本条约签字国之国家......订立一与本条约相同的或大致相同之双边条约”。按此规定,日本应当和中国单独签订和平条约。日本和中国的哪个政府签约,和约把决定权交给了日本。此时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刚成立,日本和“中华民国”还保持着外交关系,“中华民国”政府还占据着联合国中的中国席位,“中华民国”政府仍然在国际社会中代表中国。即便不考虑美国政府的施压,日本国政府选择和“中华民国”政府签订和约,按国际法规则也无不当。
    1952年4月28日,在《旧金山和约》生效的当日,日本国政府和“中华民国”政府在台北签署了《中华民国与日本国间和平条约》(通称《台北和约》),该条约当年8月5日双方换文生效。
    该约第二条规定:“ 兹承认依照公历一千九百五十一年九月八日在美利坚合众国金山市签订之对日和平条约第二条,日本国业已放弃对于台湾及澎湖群岛以及南沙群岛及西沙群岛之一切权利、权利名义与要求。”
    第四条规定:“兹承认中国与日本国间在中华民国三十年即公历一千九百四十一年十二月九日以前所缔结之一切条约、专约及协定, 均因战争结果而归无效。”
    第四条规定的“一切条约”当然也包括《马关条约》。
    协议无效的法律后果之一就是返还因其所得,或称物归原主。《马关条约》无效的法律后果是日本将台湾的治权返还中国。特别强调一下:日本返还的是管治权而不是所有权,因为《马关条约》自始无效,日本从未拥有过台湾的所有权。也就是说,台湾属于中国,并不因中日双方签订了《马关条约》而改变或中断。至于说日本返还的是“治权”还是“主权”,这取决于对主权概念的界定:如果“所有权”包含于“主权”之中,那么日本返还的是治权而非主权,台湾的主权一直属于中国。笔者认为,主权等同治权。如此,则可以说日本返还的是台湾的主权,而台湾的所有权一直未变。(可参见笔者文章《主权概念及相关问题研究》)
    第四条规定不尽如人意之处是笼统地把“ 一切条约、专约及协定”无效的原因表述为“战争结果”。众所周知,《马关条约》是在日本武力胁迫下清朝政府才被迫签署的。但作此表述可归因于上面所说的对战争拒不认罪的日本文化。此表述对于《马关条约》无效的法律后果并无影响。
    《台北和约》生效后,关于台湾归属以及《旧金山和约》中台湾主权(治权)回归中国的法律程序归于圆满,没有留下任何台湾法律地位未定的空隙。
    美国杜撰所谓“台湾法律地位未定”,是为朝鲜战争爆发后美国海军第7舰队进驻台湾编造法律依据。随着1971年中美邦交的正常化,美国不再提及这个编造出来的理由。
    台独人士主张,因为《旧金山和约》未规定台湾主权之归属,台湾地位未定;根据主权在民原则,台湾主权属于台湾人民。这个推论在逻辑上是站不住脚的。如果把所有权纳入主权范畴,那么“台湾主权属于台湾人民”,就是台湾的所有权属于台湾人民。但是,这个结论的前提条件是台湾地位未定,也就是台湾不属于中国。可如前所述,这个前提条件根本不成立。否定了前提当然也就否定了结论。
    (此文刊载于2022年5月26日《联合早报》)
    ==========================================

    免责声明:
    声明:本论文由《法律图书馆》网站收藏,
    仅供学术研究参考使用,
    版权为原作者所有,未经作者同意,不得转载。

    ==========================================

    论文分类

    A 法学理论

    C 国家法、宪法

    E 行政法

    F 刑法

    H 民法

    I 商法

    J 经济法

    N 诉讼法

    S 司法制度

    T 国际法


    Copyright © 1999-2021 法律图书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