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法律图书馆

  • 新法规速递

  • 基金律师:基金投资人承担的风险不包括管理人欺诈或挪用、侵占基金财产的风险

    [ 上海君澜律师事务所 ]——(2022-3-4) / 已阅738次

    一、要点提示
    在私募基金法律关系中,基金投资的风险虽然应由投资人自担,但此风险并不包括受到基金管理人欺诈或基金管理人挪用、侵占基金财产的风险。基金管理人必须严格遵守诚实信用、谨慎勤勉、忠于所托的义务,严禁背信欺诈投资人,严禁挪用、侵占基金财产、损害投资人的财产权利。
    二、案情概述
    原告向法院提出诉讼请求:1.请求判令被告帝贸公司、九鼎通公司向原告偿还本金/一次性全部赎回帝贸智富一期私募股权投资基金份额100万元、第十二期、第十三期收益/利息10799.08元及其逾期利息(以100万元为本金,按年利率10%的标准,自逾期之日即2018年7月10日起计算至实际偿清之日止);2.请求判令被告帝贸公司、九鼎通公司向原告偿还本金/一次性全部赎回帝贸智富二期私募股权投资基金份额120万元、未支付的收益/利息37890.41元及其逾期利息(以120万元为本金,按年利率10%的标准,自逾期之日即2018年9月25日起计算至实际偿清之日止);3.判令五被告承担律师费2万元;4.判令被告九鼎通公司、钰腾公司、中粮地产公司、刘吉斌对上述债务承担连带责任;5.判令五被告承担本案的全部诉讼费用、保全费用以及公告费780元。事实与理由:原告与帝贸公司分别于2017年7月6日、2017年9月25日签订《帝贸智富一期私募股权投资基金私募基金合同》和《帝贸智富二期私募股权投资基金私募基金合同》,约定该基金投资范围和策略为通过九鼎通公司股权间接投资于深圳市中粮云景花园底层商铺产权,择机出售以实现投资回报,募集期利率和投资者年化利率均为10%。2017年7月12日,帝贸公司向原告出具收款确认书,确认已于2017年7月6日收到原告的投资款100万元;2017年9月29日,帝贸公司向原告出具收款确认书,确认已于2017年9月25日收到原告的投资款100万元;2017年10月11日,帝贸公司向原告出具收款确认书,确认已于2017年9月29日收到原告的投资款20万元。2018年7月5日,帝贸公司向帝贸智富一期私募股权投资基金的所有投资者发出《帝贸智富一期私募股权投资基金基金清算及还本付息安排通知》,通知明确:帝贸智富一期私募股权投资基金于2018年7月9日到期终止,第十二期与第十三期投资收益及投资本金一起支付,将在该基金到期后十个工作日内(即7月23日前)同一天分笔兑付本金及收益。2018年7月5日,帝贸公司向帝贸智富二期私募股权投资基金的所有投资者发出《帝贸智富二期私募股权投资基金投资收益延期公告》,公告表示该基金产品于本月第五个工作日(即2018年7月9日前)兑付的第八期投资收益,因项目回款延迟而延期五个工作日兑付,将于2018年7月13日之前完成本期收益兑付。然而帝贸公司至今未能支付第八期投资收益及其他到期收益。2017年11月15日,钰腾公司承诺智富一期基金和智富二期基金合同的投资期限到期时,其承诺按照《回购协议》约定足额回购智富一期基金和智富二期基金持有的九鼎通公司的全部股权。2017年11月15日,九鼎通公司出具承诺函,明确表示智富一期和智富二期基金投资九鼎通公司股权的目的为通过对九鼎通公司增资的方式间接投资于中粮云景花园底层商铺产权,全部资金仅用于投资上述商铺,不得以任何理由、形式截留和挪用上述资金,违反承诺造成投资者本金及投资收益损失的,钰腾公司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另外,九鼎通公司承诺智富一期基金和智富二期基金的投资期限到期时,如钰腾公司未能按时足额回购或回购的款项不足以满足智富一期和智富二期基金的所有投资人的投资本金及收益,其同意帝贸公司有权通过任何形式处置九鼎通公司名下的资产,资产处置款优先支付帝贸智富一期私募股权投资基金和帝贸智富二期私募股权投资基金投资本金及收益。帝贸公司自原告转账之日起一直按年利率10%的标准向原告支付帝贸智富一期和帝贸智富二期基金的固定收益和利息,直至2018年6月份。九鼎通公司、钰腾公司未能按承诺函要求履行回购义务,且九鼎通公司存在挪用资金的违约行为,应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一、涉案当事人之间的关联关系 经通过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开系统查询,被告帝贸公司成立于2016年4月7日,目前公司注册资本1000万元,其中刘吉斌出资950万元,占股95%,深圳市双河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出资50万元,占股5%。
    根据原告提供的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公示信息,被告帝贸公司曾作为私募股权、创业投资基金管理人于2017年2月14日在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登记备案。2019年3月27日,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发布《关于注销期间届满未提交专项法律意见书的私募基金管理人登记的公告》,公告载明,因浙江投融谱华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等47家机构未能在规定期限内提交符合规定的专项法律意见书,协会将注销该47家机构的私募基金管理人登记,并将上述情形录入资本市场诚信档案数据库。帝贸公司在上述公告附件《期间届满未提交专项法律意见书的私募基金管理人注销登记名单》载明的47家机构之列。公告要求,已注销的私募基金管理人和相关当事人,应当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投资基金法》、协会相关自律规则和基金合同约定,妥善处置在管基金财产,依法保障投资者的合法利益。
    帝贸公司共募集四期帝贸智富私募股权投资基金,其中帝贸智富一期、二期私募股权投资基金投资的目标公司均为九鼎通公司,帝贸智富三期私募股权投资基金投资的目标公司为深圳市金竟品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竟品公司),以上三期基金均是通过目标公司最终投资于中粮地产(深圳)实业有限公司开发的中粮云景花园的底层商铺。帝贸智富四期私募股权投资基金投资的目标公司为深圳市成翰宏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成翰宏公司),并通过成翰宏公司投资于安徽宿州的文化小镇项目。
    被告九鼎通公司成立于2014年8月26日,公司成立时注册资本500万元,其中张佳勇出资250万元、占股50%,钟坚出资250万元、占股50%。2015年5月28日,公司股东变更为黄满珍出资500万元,占股100%。2017年1月17日,公司股东变更为钰腾公司出资500万元,占股100%。2018年4月2日,公司注册资本变更为12590万元,其中钰腾公司出资500万元、占股3.97%,帝贸公司出资12090万元、占股96.03%。
    金竟品公司成立于2017年11月30日,公司成立时注册资本10万元,其中陈涛出资7万元、占股70%,吴方丽出资3万元、占股30%。2018年8月9日,该公司注册资本变更为11484.1万元,其中帝贸公司出资11474.1万元、占股99.912923%,陈涛出资7万元、占股0.060953%,吴方丽出资3万元、占股0.026123%。
    成翰宏公司成立于2011年4月18日,公司成立时注册资本10万元,其中吴友亮出资5万元、占股50%,肖学云出资5万元、占股50%。2012年5月15日,公司股东变更为李雯出资5万元、占股50%,陈涛出资5万元、占股50%。2014年10月30日,公司股东变更为钟坚出资5万元、占股50%,张佳勇出资5万元、占股50%。2018年8月8日,公司注册资本变更为4836.5万元,股东变更为帝贸公司出资4826.5万元、占股99.793238万元,张佳勇出资5万元、占股0.10338%,钟坚出资5万元、占股0.10338%。
    帝贸公司、九鼎通公司、金竟品公司、成翰宏公司与深圳市三河投资控股有限公司(曾用名深圳市钱爸爸金融控股有限公司)存在关联关系。
    帝贸公司法定代表人刘吉斌同时也是深圳市钱爸爸金融控股有限公司副总裁。刘吉斌在庭审中陈述称其曾担任钱爸爸公司办公室主任,并在庭后向本院提交股权代持协议书,证明其为深圳市钱爸爸金融控股有限公司代持帝贸公司股权。
    九鼎通公司原股东、成翰宏公司股东、法定代表人张佳勇,同时系深圳市三河投资控股有限公司股东。金竟品公司股东、法定代表人陈涛,同时系成翰宏公司原股东。
    九鼎通公司原一人股东钰腾公司的主要股东深圳市双河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同时是被告帝贸公司股东,持有帝贸公司5%股权。 2017年6月5日,帝贸公司(代表智富一期私募股权投资基金)与九鼎通公司、钰腾公司签订增资协议一份,协议约定,在本次增资前,九鼎通公司注册资本为500万元,由钰腾公司100%持股,各方一致同意,帝贸公司认购九鼎通公司新增注册资本5350万元。根据各方对九鼎通公司市场估值达成的一致意见(即投前估值0.05亿元),在符合本协议约定的条款和条件的前提下,帝贸公司应向九鼎通公司支付共计10000万元的价款(增资价款),具体以帝贸公司向九鼎通公司实际支付的款项为准。本次增资后,公司股东及持股比例架构为:钰腾公司出资500万元,持股8.55%,帝贸公司出资5350万元,持股91.45%。钰腾公司应在帝贸公司支付增资价款后45个工作日内配合公司向工商管理部门申请办理本次增资的工商变更登记和备案手续。
    二、帝贸智富一期基金合同内容 2017年7月6日,原告程莉华与被告帝贸公司签订帝贸智富一期私募股权投资基金私募基金合同一份。
    合同第四节私募基金的基本情况约定:私募基金运作方式为封闭式;私募基金计划募集资金规模不超过1亿元人民币;私募基金的投资范围为投资于九鼎通公司股权,闲置资金可投资于商业银行理财产品、银行存款;私募基金存续期限为自基金成立之日起1.5年,当基金运行满1年之前1个月,管理人有权视基金运行情况决定在基金运行满1年之际提前结束基金合同。基金运行1.5年期满前1个月,经投资人、管理人及托管人协商一致可签订书面的延期协议;私募基金初始募集面值为1元人民币;本基金由恒丰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托管;本基金由北京海峰科技有限责任公司提供外包服务。
    合同第五节私募基金的募集约定:本基金初始销售期间自基金份额发售之日起不超过3个月;管理人为本基金的募集机构,本基金由管理人自行销售,投资人认购本基金,必须与管理人和托管人签订基金合同,按销售机构的方式足额缴纳认购款项。认购的具体金额和份额以注册登记机构的确认结果为主;基金份额的募集对象为:具备相应风险识别能力和风险承担能力,投资于本基金的初始金额不低于100万元且符合下列相关标准的机构和个人:(1)净资产不低于1000万元的机构;(2)金融资产不低于300万元或者最近三年个人年均收入不低于50万元的个人。上述金融资产包括银行存款、股票、债券、基金份额、资产管理计划、银行理财产品、信托计划、保险产品、期货权益等。本基金指定的募集账户名称:深圳市帝贸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账号:8574××××48,开户行:恒丰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宁波分行。
    合同第六节私募基金的成立与备案约定:初始销售期限届满,管理人应当自初始销售期限届满之日起20个工作日内到中国基金业协会办理相关备案手续,基金在中国基金业协会完成备案后方可进行投资运作。
    合同第八节当事人及权利义务约定:基金管理人为本案被告帝贸公司;基金托管人为恒丰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该节并约定了投资人、管理人、托管人的权利和义务。
    合同第十一节私募基金的投资约定:本基金投资于九鼎通公司股权,并通过该公司最终投资于深圳市中粮云景花园底层商铺产权,闲置资金可投资于商业银行理财产品、银行存款;业绩比较基准为A1类份额年化10%,A2类份额年化10.5%,A3类份额年化11%;基于本基金的投资范围及投资策略,本基金不承诺保本及最低收益,属预期风险较高、预期收益较高的投资品种,适合具有风险识别、评估、承受能力的合格投资者。
    合同第十七节私募基金的费用与税收约定:管理人对基金份额收取的管理费年费率为1%,管理费自基金成立之日起每日计提,按年支付;托管人对基金财产的年托管费率为0.1%。
    合同第十八节私募基金的收益分配约定:本基金分为A1、A2、A3三类,其中投资金额100万元以上不足300万元的为A1类、300万元以上不足500万元的为A2类、500万元以上的为A3类,三类业绩比较基准分别为10%、10.5%、11%。该节特别提示:上述业绩比较基准为基金管理人在本合同签署时预期基金在正常运作情况下基金份额持有人在基金份额存续期限内能够实现的最高收益的年化算术平均数参考值,该业绩比较基准不意味着基金管理人或托管人保证基金份额持有人实际取得相应数额的收益,也不意味着保证本金不受损失。本基金收益分配方案以管理人具体出具的分配方案为准。收益分配基准日登记在册的投资人可按本合同约定相应享受当期收益分配。当可供分配收益足以足额按业绩比较基准支付A1类份额、A2类份额、A3类份额当期应分配收益的,A1类份额每次应分配收益=A1类基金份额总数×面值×A1类份额业绩比较基准×当期天数÷360。当可供分配收益不足以按业绩比较基准支付A1类份额、A2类份额、A3类份额当期应分配收益的,A1类份额、A2类份额、A3类份额的分配不分先后,其分配按照A1类份额、A2类份额、A3类份额的份额数占本基金份额总数的比例进行分配,A1类份额应分配收益=可供分配收益×A1类份额份额数/(A1类份额数+A2类份额数+A3类份额数)。当基金终止时的基金资产净值足以支付A1类份额、A2类份额、A3类份额的投资本金及按业绩比较基准计算的收益时,按如下顺序进行收益分配:(1)A1类份额、A2类份额、A3类份额的投资本金;(2)A1类份额、A2类份额、A3类份额的剩余投资收益,其中A1类份额的剩余投资收益=A1类基金份额总数×面值×A1类份额业绩比较基准×本基金实际存续天数÷360-存续期间A1类份额累计分红总额。如经过前述分配后,基金财产仍有可供分配的现金财产,提取100%作为基金管理人的业绩报酬。当基金资产净值不足以支付A1类份额、A2类份额、A3类份额的投资本金及按业绩比较基准计算的收益时,A1类份额、A2类份额、A3类份额的计算不分先后,其分配按照A1类份额、A2类份额、A3类份额的份额数占本基金份额总数的比例进行分配。
    合同第二十一节基金合同的变更、终止与财产清算约定:基金投资日起满24个月后,本基金项下的财产未处置完毕,管理人需处理本基金后续事务的,管理人可延长基金合同期限。基金期限届满而未延期的,本基金终止。本合同终止后,管理人应立即组织成立清算小组。清算小组成员由管理人、托管人组成。
    合同第二十二条违约责任有纠纷解决约定:(一)管理人、托管人、投资人在实现各自权利、履行各自义务的过程中,违反法律法规规定或本合同约定,应当承担违约责任;给本基金财产或基金合同其他当事人造成的直接损失,应当分别对各自的行为依法承担赔偿责任。本合同能够继续履行的,应当继续履行。(二)管理人、托管人在履行各自职责的过程中,违反法律法规的规定或者本合同约定,给本基金财产或者投资人造成损失的,应当分别对各自的行为依法承担赔偿责任,但不因各自职责以外的事由与其他当事人承担连带赔偿责任;管理人、托管人因共同行为给基金财产或投资人造成损害的,应当承担连带赔偿责任。(三)对于因本合同的订立、内容、履行和解释或与本合同有关的争议,合同当事人应尽量通过协商、调解途径解决。一方当事人不愿调解或调解不成的,可以向管理人住所地有管辖权的人民法院起诉。在诉讼期间,本合同不涉及争议部分的条款仍须履行。
    原告提供的帝贸智富一期付息明细表载明:程莉华投资金额100万元,投资期限12个月,募集期利率10%,募集期收益821.92元,第一期(2017年7月10日至31日)收益6027.40元,第二期至第十二期收益均为8333.33元,第十三期(2018年7月1日至9日)收益2465.75元。
    三、帝贸智富二期基金合同内容 2017年9月25日,原告程莉华与被告帝贸公司签订帝贸智富二期私募股权投资基金私募基金合同一份。
    合同第四节私募基金的基本情况约定:私募基金运作方式为封闭式;私募基金计划募集资金规模不超过1亿元人民币;私募基金的投资范围为投资于九鼎通公司股权,闲置资金可投资于商业银行理财产品、银行存款;私募基金存续期限为自基金成立之日起1年,合同期满前1个月,经投资人、管理人及托管人协商一致可签订书面的延期协议;私募基金初始募集面值为1元人民币;本基金由恒丰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托管;本基金由北京海峰科技有限责任公司提供外包服务。
    合同第十一节私募基金的投资约定:本基金投资于九鼎通公司股权,并通过该公司最终投资于深圳市中粮云景花园底层商铺产权,闲置资金可投资于商业银行理财产品、银行存款;业绩比较基准收益率为10%/年;基金管理人不向基金投资者做任何保证其投资于本基金的认购资本本金不受损失或者保证其取得最低收益的承诺,投资有风险,基金投资者仍可能会面临无法取得预期收益甚至损失本金的风险。基于本基金的投资范围及投资策略,本基金不承诺保本及最低收益,属预期风险较高、预期收益较高的投资品种,适合具有风险识别、评估、承受能力的合格投资者。
    合同第十七节私募基金的费用与税收约定:管理人对基金份额收取的管理费年费率为1%,管理费自基金成立之日起每日计提,按年支付;托管人对基金财产的年托管费率为0.1%。基金管理人的业绩报酬为,当基金退出时的年化投资收益率小于10%时,管理人不提取业绩报酬;当基金退出时的年化投资收益率等于或大于10%时,管理人可提取超出部分的100%作为业绩报酬。
    合同第十八节私募基金的收益分配约定:在符合有关基金收益分配条件的前提下,可不定期对本基金收益进行分配。
    帝贸智富二期基金合同其余合同条款与帝贸智富一期基金合同基本相同。
    四、与基金有关的保证 2017年11月15日被告九鼎通公司向被告帝贸公司出具承诺函两份,其中一份承诺函内容为:九鼎通公司名下拥有或拟拥有资产,该资产包括但不限于商铺、房产等不动产及其他动产,帝贸公司旗下帝贸智富一期私募股权投资基金和帝贸智富二期私募股权投资基金拟通过增资的方式投资九鼎通公司,增资完成后,获得九鼎通公司的股权,九鼎通公司承诺:(1)在九鼎通公司分别取得《资产明细表》中资产的所有权后10个工作日内,按照智富一期基金和智富二期基金的基金管理人帝贸公司的要求及方式,均将其持有的上述资产抵押给帝贸公司指定的合格主体并办理相应的抵押登记手续。(2)在智富一期基金和智富二期基金的投资期限到期时,如钰腾公司未能按时足额回购或回购的款项不足以满足智富一期基金和智富二期基金的所有投资人的投资本金及收益,九鼎通公司同意智富一期基金和智富二期基金的管理人帝贸公司有权通过任何形式处置上述《资产明细表》中所有资产。如上述资产因政策原因未能抵押至帝贸公司指定的合格主体名下,则九鼎通公司承诺无条件配合基金管理人处置上述资产。在九鼎通公司名下的资产处置完成后,由帝贸公司与钰腾公司进行核算,核算后由帝贸公司将所得资产处置款优先支付智富一期基金和智富二期基金所有投资人的投资本金及收益,直至投资本金及收益全部支付完毕之日止,九鼎通公司无任何异议。另一份承诺函内容为:智富一期基金和智富二期基金投资九鼎通公司股权的目的为通过对九鼎通公司增资的方式间接投资于中粮云景花园底层商铺产权,全部资金仅用于投资上述商铺产权项目,不得以任何理由、形式截留和挪用上述资金,同时承诺上述资金不得用于偿还公司或者股东债务等其他用途,也不得用于非经营性支出或者与公司上述资金用途不相关的其他经营性支出,不得用于委托理财、委托贷款和期货交易。对违反本承诺造成智富一期基金和智富二期基金投资者本金及投资收益损失的,九鼎通公司及九鼎通公司控股股东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2017年11月15日,钰腾公司向被告帝贸公司出具承诺函一份,内容为:钰腾公司在出具本承诺函时为九鼎通公司的控股股东,并与帝贸公司签订了《回购协议》,钰腾公司承诺:(1)在帝贸公司旗下智富一期基金和智富二期基金增资九鼎通公司之前,九鼎通公司并未签署任何对外其他项目担保性的文件,不存在任何对外债务或有任何负债。帝贸公司旗下智富一期基金和智富二期基金增资九鼎通公司之后,九鼎通公司亦不会对外举债或提供任何形式的担保。若有对外债务或有负债事项发生,全部由钰腾公司承担,由此给帝贸公司旗下智富一期基金和智富二期基金造成损失的,由钰腾公司全部赔偿。帝贸公司旗下智富一期基金和智富二期基金合同的投资期限到期时,钰腾公司承诺按照《回购协议》约定足额回购帝贸公司旗下智富一期基金和智富二期基金持有的九鼎通公司的全部股权。
    五、基金合同履行情况 2017年7月6日,原告程莉华向被告帝贸公司恒丰银行宁波分行8574××××48账户支付帝贸智富一期私募股权投资基金投资款100万元。 2017年9月25日,原告程莉华向被告帝贸公司恒丰银行宁波分行8574××××48账户支付帝贸智富二期私募股权投资基金投资款100万元。 2017年9月29日,原告程莉华向被告帝贸公司恒丰银行宁波分行8574××××48账户支付帝贸智富二期私募股权投资基金投资款20万元。
    被告帝贸公司分别出具了收款确认书,确认已收到上述投资款。 2017年7月10日,帝贸公司通知投资人,帝贸智富一期私募股权投资基金募集规模已达到基金计划说明书及合同规定或约定的生效条件,并于2017年7月10日成立生效。根据基金合同约定,投资收益及投资款分配时间为:每月5日分配上一月的投资收益(遇节假日则顺延至下一工作日),投资款及剩余收益在投资期限届满后的10个工作日内清算分配。 2017年8月11日,涉案帝贸智富一期私募股权投资基金在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进行了备案;帝贸智富二期私募股权投资基金成立后,亦在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进行了备案。 2017年8月15日,帝贸公司向恒丰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发出基金划款指令,将帝贸智富一期私募股权投资基金在恒丰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宁波分行8574××××00账户中5350万元划至被告九鼎通公司中信银行深圳分行8110××××15账户。 2017年11月1日,帝贸公司向恒丰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发出基金划款指令,将帝贸智富二期私募股权投资基金在恒丰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宁波分行8574××××65账户中6740万元划至被告九鼎通公司中信银行深圳分行8110××××15账户。
    六、目标公司股权变更情况 2018年4月2日,钰腾公司与帝贸公司签订股权转让协议书一份,协议约定:九鼎通公司于2014年8月26日在深圳市设立,认缴注册资本为500万元,实际出资0元,钰腾公司占100%股权。现钰腾公司愿将其占有九鼎通公司96.03%的股权以1元的价格转让给帝贸公司,钰腾公司对九鼎通公司应出资480.15万元的义务也一并转让,帝贸公司同意受让。
    被告九鼎通公司就公司股权变更作出决议,内容为:钰腾公司占有九鼎通公司100%股权,根据原九鼎通公司章程规定,钰腾公司应出资人民币500万元,实际出资为人民币0元。现钰腾公司将其占有九鼎通公司96.03%的股权以人民币1元转让给帝贸公司,并将其对九鼎通公司应出资人民币480.15万元的义务一并转让给帝贸公司。变更前九鼎通公司股权结构为钰腾公司出资500万元、出资比例100%,变更后九鼎通公司股权结构为钰腾公司出资19.85万元、出资比例3.97%,帝贸公司出资480.15万元、出资比例96.03%。
    同日,被告九鼎通公司就公司增资作出股东会决议,公司认缴注册资本总额由500万元变更为12590万元,公司增资前股权结构为钰腾公司出资19.85万元、出资比例3.97%,帝贸公司出资额480.15万元、出资比例96.03%;公司增资后股权结构为钰腾公司出资500万元、出资比例3.97%,帝贸公司出资12090万元、出资比例96.03%。
    同日,被告九鼎通公司向市场监督管理部门申请了企业变更登记,新的公司章程约定,公司的营业期限为永续经营,公司股东认缴的注册资本总额为12590万元,股东认缴出资情况为钰腾公司认缴出资500万元、出资比例3.97%,帝贸公司出资12090万元、出资比例96.03%,经全体股东一致约定,股东认缴出资额由股东根据公司实际经营需要决定出资计划。股东会会议由股东按认缴的出资比例行使表决权。公司不设董事会,设执行董事一名,由股东提名候选人,经股东会选举产生,公司法定代表人由执行董事担任。
    七、目标公司运行情况 被告九鼎通公司中信银行深圳分行8110××××15账户于2017年8月15日收到帝贸智富一期私募股权投资基金5350万元投资款后,于同日向成翰宏公司转账16189042.6元,于次日向钰腾公司转账37310957.4元,以上两笔转账合计5350万元,转账摘要均为往来款。2018年3月28日,成翰宏公司向九鼎通公司中信银行深圳分行8110××××15账户转回********.6元,同日,该笔款项又由九鼎通公司中信银行深圳分行8110××××15账户转出到深圳市钱爸爸电子商务有限公司。
    被告九鼎通公司中信银行深圳分行8110××××15账户于2017年11月2日收到帝贸智富二期私募股权投资基金6740万元投资款后,于次日即11月3日向深圳市欧之星商贸有限公司转款6066621.6元,向深圳百盈丰商贸有限公司转款7684935.4元,向深圳市广宇鸿商贸有限公司转款108万元,向钰腾公司转款12832986.31元,向深圳市鹏悦投资发展有限公司转款142万元。同日,深圳市欧之星商贸有限公司向九鼎通公司转回19743881.83元,钰腾公司向九鼎通公司转回9340661.48元。11月20日,九鼎通公司向中粮地产公司支付商铺首期款49129103元,同日向钰腾公司转款150万元。11月22日,九鼎通公司向钰腾公司转款135万元。11月29日,九鼎通公司向钰腾公司转款100万元,向深圳市欧之星商贸有限公司转款410092.06元。11月30日,九鼎通公司向深圳市欧之星商贸有限公司转款1200万元。
    上述深圳百盈丰商贸有限公司、深圳市广宇鸿商贸有限公司、深圳市鹏悦投资发展有限公司、深圳市欧之星商贸有限公司均是深圳市三河投资控股有限公司(曾用名深圳市钱爸爸金融控股有限公司)的关联公司,深圳市三河投资控股有限公司股东、九鼎通公司原股东、成翰宏公司股东、法定代表人张佳勇,曾是深圳百盈丰商贸有限公司、深圳市欧之星商贸有限公司、深圳市鹏悦投资发展有限公司原股东,并是深圳市广宇鸿商贸有限公司现股东。
    九鼎通公司另与金竟品公司存在频繁的款项往来,2018年3月13日,金竟品公司向九鼎通公司转账10596275元;同日,九鼎通公司向中粮地产公司支付5间商铺尾款10596275元。
    九鼎通公司于2017年3月31日与中粮地产(深圳)实业有限公司签订《深圳市房地产买卖合同(预售)》28份,购买中粮云景花园商铺28套。根据合同约定,九鼎通公司于合同签订当日支付了房屋总价款的30%,于合同签订后30日内支付了房屋总价款的20%,但合同约定应当在合同签订后的6个月内支付的剩余50%的房屋总价款,九鼎通公司没有按时支付。2018年3月,九鼎通公司支付了其中5套商铺的剩余50%价款,该5套商铺的总价款合计为21192554元,其余23套商铺九鼎通公司已支付的价款为49088657元,余款49088647元逾期未支付。
    八、基金收益分配情况 被告九鼎通公司于2017年8月至2018年5月,向帝贸智富一期私募股权投资基金在恒丰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宁波分行8574××××00账户转回多笔款项,金额相对固定,其中8笔金额均为455195.83元,转账备注为股金红利、服务费等。
    被告九鼎通公司中信银行深圳分行8110××××15账户与钰腾公司有频繁的款项往来,被告九鼎通公司向帝贸智富一期私募股权投资基金账户支付的上述部分款项,是由钰腾公司先将相同金额的款项转入九鼎通公司中信银行深圳分行8110××××15账户,再由该账户转出至帝贸智富一期私募股权投资基金在恒丰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宁波分行8574××××00账户。 2017年9月-2018年6月期间,被告帝贸公司向恒丰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发出多笔基金划款指令,将帝贸智富一期私募股权投资基金在恒丰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宁波分行8574××××00账户款项划至被告帝贸公司恒丰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宁波分行8574××××48账户,资金用途为兑付投资人收益。
    被告帝贸公司每月定期向原告程莉华支付帝贸智富一期基金收益,每月金额基本固定,为8333.33元;被告帝贸公司另每月定期向原告程莉华支付帝贸智富二期基金收益,每月金额亦基本固定,为1万元。
    九、基金逾期退出情况及本案其他事实 2018年7月5日,被告帝贸公司出具《帝贸智富一期私募股权投资基金基金清算及还本付息安排通知》一份,内容为:帝贸智富一期私募股权投资基金将于2018年7月9日到期终止,该基金将按正常预期到期清算,现确定将原定于2018年7月6日兑付的第十二期投资收益(即2018年6月份收益),与第十三期投资收益(即2018年7月1日至7月9日收益)及投资本金一起支付,将在本基金到期后十个工作日内(即7月23日前)同一天分笔兑付本金及收益。但上述期限届满后,被告帝贸公司未按通知返还投资本金和收益。
    同日,被告帝贸公司出具《帝贸智富二期私募股权投资基金投资收益延期公告》一份,内容为:帝贸智富二期私募股权投资基金于2018年7月6日前兑付的第八期投资收益,现因项目回款延迟而延期五个工作日兑付,将于2018年7月13日之前完成本期收益兑付。但上述期限届满后,被告帝贸公司未能兑付第八期投资收益及后续收益。 2019年1月31日,中粮地产(深圳)实业有限公司以九鼎通公司为被告,向深圳市宝安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解除房屋买卖合同,追究九鼎通公司的违约责任。2019年5月15日中粮地产(深圳)实业有限公司与九鼎通公司、金竟品公司签订《和解协议书》一份,协议书载明,2017年3月,中粮地产(深圳)实业有限公司与九鼎通公司就买卖中粮地产(深圳)实业有限公司开发的中粮云景花园南区项目23套商铺签署了《深圳市房地产买卖合同(预售)》,中粮地产(深圳)实业有限公司确认,九鼎通公司已支付23份《深圳市房地产买卖合同(预售)》项下购房款总额人民币49088657元,延期支付房款总额人民币49088647元。2017年9月26日,中粮地产(深圳)实业有限公司与金竟品公司就买卖中粮地产(深圳)实业有限公司开发的中粮云景花园南区项目34套商铺签署了《深圳市房地产认购书》,中粮地产(深圳)实业有限公司确认,九鼎通公司已支付34份《深圳市房地产认购书》项下购房款总额人民币50829106元,延期支付房款总额人民币118010元。九鼎通公司与金竟品公司的控股股东相同,均为帝贸公司。协议约定,解除中粮地产(深圳)实业有限公司与金竟品公司签订的34套商铺的《深圳市房地产认购书》,金竟品公司自愿将已经支付的购房款49129106元,代九鼎通公司向中粮地产(深圳)实业有限公司支付上述23套商铺的剩余房款49088647元,剩余金额40459元用以补偿中粮地产(深圳)实业有限公司起诉九鼎通公司所支出的部分诉讼费用。协议并约定,就帝贸智富一期基金部分投资人在深圳前海合作区人民法院起诉中粮地产(深圳)实业有限公司、九鼎通公司和其控股股东帝贸公司基金合同纠纷案件,九鼎通公司和其控股股东应积极协调投资人撤诉、和解,努力减轻对中粮地产(深圳)实业有限公司的商誉影响。目前九鼎通公司购买的28套商铺的房地产买卖合同均已完成备案,但仅先支付完毕价款的上述5套商铺办理了产权证,其余23套商铺尚未办理产权证。
    本案审理中,万商天勤(深圳)律师事务所律师陈冰梅、吴朝阳向本院寄送《关于代理帝贸智富一期/二期/三期私募股权投资基金所涉及法律争议案的呈报工作联络函》,要求本院中止案件审理,本院亦收到以被告帝贸公司、九鼎通公司名义寄送的《中止审理申请书》及有关钱爸爸公司涉嫌集资诈骗犯罪的有关材料。但在本案审理过程中,各方当事人均未提交帝贸智富一期私募股权投资基金涉嫌刑事犯罪或公安机关已将其作为犯罪事实进行侦查的证据,故本案被告提出的中止审理申请不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不予采纳。
    三、争议焦点

    总共2页  1 [2]

      下一页

    ==========================================

    免责声明:
    声明:本论文由《法律图书馆》网站收藏,
    仅供学术研究参考使用,
    版权为原作者所有,未经作者同意,不得转载。

    ==========================================

    论文分类

    A 法学理论

    C 国家法、宪法

    E 行政法

    F 刑法

    H 民法

    I 商法

    J 经济法

    N 诉讼法

    S 司法制度

    T 国际法


    Copyright © 1999-2021 法律图书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