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法律图书馆

  • 新法规速递

  • 院内私设电网致人死亡应定何罪

    [ 李崇军 ]——(2004-12-12) / 已阅11255次

    院内私设电网致人死亡应定何罪

    李崇军

    案情:
    2002年11月,被告人杨贵根发现小偷从窗户进入自己卧室,偷走现金700元。为防止小偷再次入室行窃,便决定采取防盗措施。2002年月12月5日,杨贵根将房间内一个灯头上的火线接到卧室窗户的铁条栏杆上,该栏杆共有铁条六根,五竖一横,通电后即形成电网。安装电网后,杨外出时即会开通电网,锁上房门,并且将大院的门也锁上,自信一般人不能进入院内,接触不到电网,因而既未设置任何危险标志,也没有与任何人讲述过安装电网之事。
    2003年5月的一天,杨贵根妻子外出时只是将院门掩上,忘记锁上院门。下午3时许,邻居杨新苟9岁的儿子杨小宝与其弟杨舒等三人,见杨贵根家的院门未锁,便推开院门进入院内玩乒乓球。突然,乒乓球从窗户飞进杨贵根的卧室,杨小宝爬上窗户,欲捡球,双手一碰到窗户上的铁栏杆就触电,当即身亡。
    后经检测,杨贵根家窗户上的六根铁栏杆均带有220伏电压。
    分歧:
    本案在审理过程中,对杨贵根为防盗窃私设电网,致人死亡的行为应如何定性,有两种不同意见。
    一种意见认为,被告人杨贵根的行为构成以私设电网的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其理由是,被告人杨贵根出于防盗目的,在自己卧室窗户上安装电网,既未设置任何警示标志,也未与任何人说起此事,周围人群对此均不知情。因而其所私设的电网对周围不特定多人都存在潜在的威胁,其犯罪所侵犯的客体是不特定多人的生命和健康安全,并且造成邻居杨某的儿子触电身亡的严重后果,其行为已构成危害公共安全罪。
    另一种意见认为,杨贵根的行为构成过失杀人罪。
    评析:
    笔者同意第二种意见。其理由如下:
    对本案被告人杨贵根的行为究竟是定过失杀人罪,还是应定以私设电网的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关键一点就是看他私设电网是危害特定多人还是不危害特定多人的人身和财产的安全。如是前者,应定过失杀人罪;如是后者,则应定以私设电网的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
    本案的案情表明,被告人杨贵根出于防盗目的,将房内的电灯上的一根火线接在其卧室窗户的铁栏杆上,形成电网,然后锁住院门离去。被告人私设电网是在其家院内住房的窗户上,其外有砖墙围住的大院,而不是在公共场所,这种电网一般只会对破门或翻墙入院的人构成威胁,还不足以危害到社会上不特定多数人的安全。被告人具有一般安全用电的常识,他知道电灯上的电压是220伏,能够预见到在卧室窗户铁栏杆上设置电网有可能造成他人触电伤亡的后果,但他以为院子有砖墙,院门又上了锁,轻信一般人不会接触到所设置的电网,因而没有设置任何危险标志,也未告诉任何人。正是由于他主观上有这种过于自信的过失,才导致他人触电身亡的严重后果。综上,对被告人杨贵根的行为应定过失杀人罪。


    (作者单位:江西省吉水县人民法院)



    ==========================================

    免责声明:
    声明:本论文由《法律图书馆》网站收藏,
    仅供学术研究参考使用,
    版权为原作者所有,未经作者同意,不得转载。

    ==========================================

    论文分类

    A 法学理论

    C 国家法、宪法

    E 行政法

    F 刑法

    H 民法

    I 商法

    J 经济法

    N 诉讼法

    S 司法制度

    T 国际法


    Copyright © 1999-2019 杭州法图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浙ICP备10202533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5020008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