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法律图书馆

  • 新法规速递

  • 非法集资的资金出借给他人,被告人能否起诉追回?

    [ 曾杰 ]——(2021-12-8) / 已阅1155次

    作者:曾杰律师,金融犯罪辩护律师,广东广强律师事务所非法集资案件辩护与研究中心主任
    (如需转载,请私信或联系作者本人获得授权)
    关于非法集资类案件,最高法最近一起民事再审案件引发了诸多讨论和关注。
    该案是涉及贝米钱包实际控制人崔炜的民事案件,是一起崔炜向债务人宋某某催债的民间借贷案件,从案情上看,崔炜作为贝米非法集资案的被告人,将贝米钱包非法吸收的公众存款5000万元借给了宋某某,这种情况下,崔炜向宋某某提起民事诉讼,要求宋某某归还5000万的本金和利息。
    正常情况下,即便宋某某真的还了这笔钱,这些钱也属于赃款,要被公安机关追缴,归还给投资人。
    但是,该民事案件中,崔炜一审二审皆被驳回起诉,最后打到最高法,崔炜宋某某民间借贷案再审,崔炜依然败诉。
    原因为何?是因为各级法院都认为宋某某不用还钱了吗?错误,钱要还,但不是还给崔炜,而是应该由刑事司法机关直接追赃,从而直接进入退赔投资人的账户。
    比如该案一审二审法院皆认为:“崔炜作为刑事案件的被告人,对涉案借款并不享有合法的民事权利,其无权提出主张。”
    再审法院,也就是最高院,也是如此认为:“涉案借款来源实质是赃款,应由刑事诉讼追赃处理,崔炜对案涉款项不享有合法的民事权利。”
    该案的一审庭审中,崔炜确认涉案出借给宋志民的款项均来源于“贝米钱包”网络平台吸收的公众存款。宋志民称,其向崔炜借款5,000万元。后上海市徐汇区公安局经侦支队办案人员告知,崔炜已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被逮捕,其所借款项系赃款。

    两高一部司法意见规定的公安机关追缴的范围:
    根据2014年两高一部《关于办理非法集资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
    “将非法吸收的资金及其转换财物用于清偿债务或者转让给他人,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依法追缴:
    (一)他人明知是上述资金及财物而收取的;
    (二)他人无偿取得上述资金及财物的;
    (三)他人以明显低于市场的价格取得上述资金及财物的;
    (四)他人取得上述资金及财物系源于非法债务或者违法犯罪活动的;
    (五)其他依法应当追缴的情形。”
    本款规定参照了2011年两高《关于办理诈骗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10条的规定,有利于最大限度追缴涉案财物,同时还有利于维护既定的社会关系,保护善意第三人的利益。

    从两高一部该意见所提的五种应当依法追缴的情形中,跟本案有关的情形可能涉及的是第一种或者第二种。但如果是根据第一种情形“他人明知是上述资金及财物而收取的”,这里的明知是指收取时就知道资金是非法集资赃款,还是包括收取前后的所有时间?根据正常文义理解,从保护善意收款人的基本角度出发,应该是指在收取资金时,就对资金的来源和性质有了解。最高法再审的案件事实确认中,借款人宋志民表明其是在公安机关立案侦查后才知道资金属于非法集资的赃款。
    因此,最高法再审案件的该案中,应该不适用司法意见规定的此款条文。
    那是否可以适用第二款“他人无偿取得上述资金及财物的”的规定?该案中,崔与宋之间是借款关系,宋通过借款行为,获得了崔提供的资金5千万元,从行为上看,借款双方一般会约定利息,即借款人会有偿地取得相关资金或者财物。而司法意见中的无偿,一般是指向赠予或者捐赠行为中,是指接受赠予的人员没有付出任何代价(或者现时代价)就获得相关资产。但是,如果是不是赠予关系而是借款关系,借款行为发生时,双方只是约定了利息或者支付了部分利息,对于资金或者财产的全部对价,借款人没有实际支付,因此不能构成一种善意第三人角色。
    而换一个角度而言,不讨论借款行为的性质,法院如果不认可出借人(也就是集资人)对赃款的合法占有和出借债权,那应该认定为借款人或者收款人即便是对于资金性质不知情或者善意的,也属于一种不当得利,应该返还给真实的权利人,此时,由公安机关追缴就有法可依,有章可循。

    而根据目前可查询的案例,关于贝米钱包的民间借贷或要求追款的民事案件在上海地区审理了多起,案情与本文所描述最高法的案例基本一致,都是贝米钱包或崔炜向相关借款人追债的案件,案件结果也基本一致,上海市高院对这些案件都判定崔炜败诉,理由基本都是“现崔等人已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被上海市徐汇区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对系争款项实质系崔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一案的赃款,应依照刑事诉讼法的相关规定进行追缴。崔作为刑事案件的被告人,对系争款项并不享有合法的民事权利,其无权就款项提出主张”。也就是说,对于这类案件,上海市的相关法院,最高法都持相似的观点,即相关款项应该由公安机关追缴。
    但是,这类案件引发的讨论也不止于此,即在非法集资案件的相关法律法规或者文件中,法院的这类判决是否有相关依据?

    投资人是否可以民事起诉崔炜或者贝米?
    而关于贝米钱包相关民事案件,发生在湖北恩施的两起投资人诉讼也可以参照性研究。分别是韩某某和邹某某诉被告上海贝某2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合同纠纷案。韩某某和邹某某各自请求法院判令被告一次性偿还原告投资本金。但是,法院认为,2018年7月13日,被告上海贝某2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被上海市公安局徐汇分局立案侦查。上海市徐汇区人民检察院于2018年8月17日以被告上海贝某2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崔炜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为由批准逮捕。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在审理经济纠纷案件中涉及经济犯罪嫌疑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一条规定“人民法院作为经济纠纷受理的案件,经审理认为不属经济纠纷案件而有经济犯罪嫌疑的,应当裁定驳回起诉,将有关材料移送公安机关或检察机关”。
    因此,法院裁定驳回两位原告的起诉。


    (如需转载或引用该等文章的任何内容,请私信沟通授权事宜,并于转载时在文章开头处注明来源。未经我们授权,不得转载或使用该等文章中的任何内容。如您有意就相关议题进一步交流或探讨,欢迎与我们联系。)

    ==========================================

    免责声明:
    声明:本论文由《法律图书馆》网站收藏,
    仅供学术研究参考使用,
    版权为原作者所有,未经作者同意,不得转载。

    ==========================================

    论文分类

    A 法学理论

    C 国家法、宪法

    E 行政法

    F 刑法

    H 民法

    I 商法

    J 经济法

    N 诉讼法

    S 司法制度

    T 国际法


    Copyright © 1999-2021 法律图书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