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法律图书馆

  • 新法规速递

  • 支付宝里的钱也会被盗?

    [ 吴行军刑辩律师 ]——(2015-12-1) / 已阅5104次

    支付宝里的钱也会被盗
    广州刑辩律师吴行军 18312065153
    利用支付宝网络,5名被告人短短19天共盗取59名被害人账户内人民币23万余元,并全部挥霍。2015年4月22日下午,陕西省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公开开庭审理了上诉人郑毅、陈兆祥,原审被告人朱武进、吴起合、杨家西盗窃及原审被告人李观钦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上诉案。此案是全国首例通过获取用户手机号码及网上营业厅密码,利用支付宝平台实施盗窃的案件。
    案情回放:
    6人中5人为“80后”,其中3人受过高等教育。原本是网络时代的宠儿,却利用网络向别人的钱袋伸出了犯罪的手。2013年10月初,同为“80后”的海南省儋州市无业人员朱武进和潜水教练郑毅预谋通过支付宝实施盗窃。2013年10月7日晚,朱武进、郑毅通过网络联系到广东省吴川市的李观钦,要求购买电信用户的手机号码及个人信息资料。李观钦先将从淘宝网一卖家处获取的10个手机号码及密码发给朱武进。朱武进、郑毅筛选出开通支付宝账户的手机号码,登录电信网上营业厅,激活手机用户的短信拦截功能,采用拦截支付宝、银行客服向手机用户发送的短信和利用支付宝平台“忘记登录密码”向手机用户发送更改账户密码的验证码功能,对支付宝账户密码进行篡改,分两次盗取了被害人魏某支付宝账户内人民币39950元。
    同年10月8日,二人前往海南省海口市,当晚通过网络再次联系李观钦。李观钦通过淘宝网花3500元购买了1万个陕西电信用户手机号码和密码,以4000元卖给了朱武进、郑毅。二人购买多个网卡,在海口多家酒店内通过网络实施盗窃。
    10月11日,某保险公司海南分公司的业务员陈兆祥加入该犯罪团伙,制作了按键精灵程序软件,用以筛选开通支付宝的手机号码,共同实施盗窃。

      10月12日,郑毅通过电话将盗窃方法教给同乡吴起合,并给其发送数百个手机号码及密码。吴起合又伙同杨家西在儋州市多家网吧及杨家西所经营的花店内利用电脑实施盗窃。

      10月15日,朱武进、郑毅、陈兆祥离开海口市。10月22日至26日,朱武进与陈兆祥又在海口市继续作案。

    案发审判:
     10月10日至26日,陕西省的余某、赵某等被害人发现支付宝账户余额被人盗取,立即向西安市公安机关报案。同年10月底至11月上旬,西安公安民警在海南省儋州市、陵水黎族自治县、海口市分别将朱武进、郑毅、陈兆祥、吴起合、杨家西抓获,2014年4月在广州市将李观钦抓获。经统计,朱武进、郑毅、陈兆祥、吴起合、杨家西在2013年10月7日至10月26日期间,共盗取余某等被害人账户内人民币238228.71元。其中,郑毅、朱武进、陈兆祥参与盗窃数额分别为人民币198184.71元、234341.48元、149761.48元,吴起合、杨家西盗窃数额为人民币3887.23元。所获赃款被5人全部挥霍。

      今年1月,莲湖区法院对朱武进等5名被告人利用网络盗窃他人账户钱款23万余元和被告人李观钦非法获取并向他人出售公民个人信息案作出一审判决:以盗窃罪分别判处朱武进等5名被告人有期徒刑一年零三个月至五年零五个月不等;以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罪判处向上述被告人出售1万个用户手机号码及网上营业厅密码的被告人李观钦有期徒刑九个月。宣判后,郑毅、陈兆祥向西安中院提起上诉。二审审理期间,郑毅表示自愿服从一审判决,申请撤诉。

    法庭聚焦:
    案件中陈兆祥及其辩护人提出,其虽制作了按键精灵程序软件并提供给其他被告人用来测号,但并未参与其他被告人实施盗窃的行为,不应为所有的盗窃数额承担责任,不是共同犯罪。同时还对原审认定盗窃数额的计算方式及证据提出异议。
    按键精灵是按照朱武进他们的要求开发的,只是起辅助作用”、“原来测号(测试手机号码是否开通了支付宝)需要鼠标和键盘同时操作,使用按键精灵就只需操作键盘就可以了”。 我开发按键精灵软件收取了1000元劳务费,帮他们测号收了3500元报酬,后来都是用他们的方法单独盗窃,没有一起盗窃。”其辩护人认为,陈兆祥是单独盗窃,不是共同犯罪,一审认定14万元的犯罪数额不准确,要求对陈兆祥实施盗窃犯罪所用的笔记本电脑的MAC码及对应的支付宝号码进行技术鉴定,以确定其盗窃犯罪数额。
    公诉人认为,陈兆祥明知朱武进、郑毅等实施盗窃犯罪,仍为其制作软件,为盗窃犯罪提供方便,应属共同犯罪。使用陈兆祥制作的软件后的共同犯罪数额,应为共同犯罪数额。认为一审判决定性准确、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

    西安中院审理认为,上诉人陈某某在明知他人利用计算机实施盗窃的情况下,仍为其实施计算机网络盗窃编写了按键精灵程序,并提供给同案被告人当做犯罪工具使用,且以此为据收取了编写程序的使用费,还积极帮助筛选与支付宝链接的号码,应当认定为共同犯罪,理应对其所参与的共同犯罪中的所有盗窃金额承担刑事责任,故对提出的盗窃金额认定不对的辩护意见,不予采纳;对其所提量刑过重,依法应从轻处罚的辩护意见,经查,原审法院已结合其协助抓获同案犯的立功情节,对其已作了从轻处罚,对此项上诉理由及辩护意见,不予采纳。上诉人郑某在二审法院审理期间申请撤回上诉,符合法律规定,予以准许。
    吴行军律师法律解读:
    这个案件是首例手机支付宝网络盗窃案,其中关于5被告的行为已经符合了盗窃罪的构成要件,盗窃罪是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秘密地窃取数额较大的公私财物的行为。
    关于共同犯罪,在本案中的焦点就是陈某某是否要对其参与的共同犯罪中的所有盗窃金额承担刑事责任,首先陈某某认为其只是为其提供了犯罪工具,只是辅助作用而且还是收取了相关的费用的,应当认定为单独犯罪而不应当为其所有的盗窃金额承担刑事责任。但是陈某某还积极帮助筛选与支付宝链接的号码,这个行为就可以看出在这起盗窃犯中陈某某就不只是辅助作用了。最终,陈某某应该对所盗窃的所有金额承担刑事责任。




    ==========================================

    免责声明:
    声明:本论文由《法律图书馆》网站收藏,
    仅供学术研究参考使用,
    版权为原作者所有,未经作者同意,不得转载。

    ==========================================

    论文分类

    A 法学理论

    C 国家法、宪法

    E 行政法

    F 刑法

    H 民法

    I 商法

    J 经济法

    N 诉讼法

    S 司法制度

    T 国际法


    Copyright © 1999-2019 杭州法图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浙ICP备10202533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5020008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