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法律图书馆

  • 新法规速递

  • 辱骂与恐吓决不是战斗

    [ 龙城飞将 ]——(2010-3-15) / 已阅7236次

    辱骂与恐吓决不是战斗——关于未注册用户今后不得评论我文章的声明

    龙城飞将


      我向来是以开放的态度对待每一个人,包括与我意见相左的人。我写文章向来喜欢开门见山,平铺直叙。支持的观点,我会说出为什么我同意他的观点。反对的观点,我也会说明为什么我反对他的观点。既然我们的文章多少带有一点讨论的性质,既然网络给我们这个开放式的讨论平台,而且能上论坛来发言的多数是读了一些书,写了一些文章(包括网络文章、博客文章)的人,属于知识分子,属于高智商、高修养的人群,大家就应当体现出君子相交,相敬如宾的气度来。若不同意别人的观点,可以指出对方错在哪里。可以指出来是观点错误,还是谁错误。以理才可以服人,以力以势压人是没有人服气的。

    下面又是几位未注册用户的愤青式的留言:
    2010-03-09 08:27:50 [未注册用户] 犀利哥2号 评论:
    谦虚一点,对自己不会使用法律术语的毛病要有深刻的反思,这没有什么坏处——任何法律文章都是以法律术语为基本材料组成的,就好像房子是由砖块组成的一样。
      建议你读一读《法律语言学》吧。
      不要再妄想着、嘶喊着要那些对你不屑一顾的法学家们哭泣了。你首先要哭泣的是你自己!
    2010-03-08 22:28:58 [未注册用户] 打酱油的 评论:
    你有不叫胡马渡关山的本事吗,就你那些狗屁文章?

      他们自称懂法律,可是他们说不出自己是如何懂法律的。他们指责我不懂法律,又讲不出我是如何不懂法律的。这些人可能是以骂人为快感,这是他们的人格、他们的学识所在。
      奇文共欣赏,疑义相与析。鲁迅说过,辱骂与恐吓决不是战斗。但我们也不必与这类“懂法律的”“砖家”治气,所以我决定关闭游客评论的功能。如果这些人真是“懂法律的”,就把你的注册名亮出来,把你的文章晒出来,让我们大家前来学习瞻仰。今天这篇文章就是关于不再允许非注册用户毒器任意攻击的声明。
      新来学园的西西里柠檬很快就显露出她独特的才智。一是她在独特的视角拍了许多漂亮的风景画,为我们的学园增添了许多色彩,使得这个以严肃话题为主的平台增加了一些生气与动感。二是她的博文《骂的是别人,脏的是自己》[1]显示出宏大的气度、宽广的胸怀、崇高的境界。她教育我们大家予人玫瑰,手留余香。读了她的文章,我觉得汗颜。我觉得我们学园内喜欢骂人的博友应该好好反省,不为别的,单为在女孩子面前起码应该绅士一点吧?
      骂人是虚弱无能的表现,骂人是不自尊重的表现,骂人的不自量力的表现,骂人是人格低下的表现,骂人是有辱斯文的表现,骂人是不懂法律的表现,骂人是道德低下的表现。
      在学园的人都学了几千个汉字。我们的老祖宗创造这些文字目的是让我们和谐,让我们正确地表达思想,决没有想到后辈中有人把他作为攻击别人的毒器。建议这些喜欢骂人的人摒弃自己骂人的不雅行为,向梁治平先生一样,用文字来表达思想吧。只要这种人提升了思想境界,就可以铸剑为犁,化干戈为玉帛。
      今天下午,不,现在是凌晨1时,应当说是昨天下午,我不经意到了桃李江湖的博上,读到他写的博文《关于书写方式的一点随记》,其中引用了梁治平先生关于“写作与思想的关系”的文字,我转帖并加以缩简,供大家参考。
      思想与写作之间的联系虽然密切,但它们终究不是一回事。思想不能取代写作,写作也不能代替思想。把二者混为一谈是很危险的。
      有些人写得不清楚,是因为他(她)们想得不清楚;有些人的文章间断跳跃,是因为他(她)们的思想不够连贯。反过来,文辞的华美有时只是为了掩盖思想的苍白,正好比沉迷于新名词可能是为了躲避对思想的严肃提问一样。
      我相信,严肃思考的人决不会对表达无动于衷,而认真看待文字的人也不应是思想上的取巧者。所谓言之有物,既是对思想的要求,也是对表达的要求。
      其实,我对于旁人文字的注意从来都不是苛求,我所要求于旁人甚至朋友的,通常只是最基本的东西:没有病句,不生造词,言之有物,明白晓畅。再往上,就是个人风格,尽可以自由发挥。
      至于我自己,坦白说,我对自己的要求并不比对别人的要求高出多少。首先,我不能容忍病句,并且尽量避免有生造之嫌。其次,言之有物。再次,意思表达要尽可能准确,文章应当明白晓畅,最后,讨论问题要直截了当。思想的每一个环节都尽量交代清楚;先把问题想清楚,然后把它说清楚,让自己懂,也让别人懂。
      做到这些,文章就可能让人觉得美。这是一种内在之美,与修辞无关,更不是文辞的华丽,它来自于清晰的思想和逻辑,来自于作者对汉语言特性的掌握和运用:文章的布局,文字的节奏,文气的贯通,等等。
      自然,这里谈到的写作上的要求,无论对别人还是对自己,都只限于学术文章,而且不用说,它们都受了个人趣味的影响。的确,我喜欢直截了当朴素自然的文字,欣赏用浅显的文字表达深刻思想的本领。我不喜欢过多地使用概念,尤其是新名词,也不喜欢冗长沉重的文风。我的原则是,在可能用简单方式说清问题的时候,决不采取复杂的方式。
      我们所关注和讨论的问题,大部分用日常语言和普通概念就可以讲清楚,而那些喜欢堆砌新名词、追逐新观念的人,往往只是故作高深,食洋不化。
      近百年来,我们在思想和语言两个方面都接受了西学的熏陶,表现于文字,“欧化”的倾向在所难免。翻译西文图书不必说,有时,我们自己写文章也“欧化”得厉害。其实,即使是翻译,也有化与隔的分别,更不必说,写作与译述处理的文字不同,所要求的思想方式也不同。既然是用汉语思想和写作,我当然不希望自己的文章读上去像是翻译文字。
      这同样是种挑战,对文字也是对思想的挑战;如果不能很好地驾驭汉语,就会有表达上的障碍,但是如果根本就没有将外来思想理解和消化,表达问题就无从谈起。
      当然,文章无定法,文字趣味也因人而异,没有理由要求大家喜欢同一种文字风格,遵守同一种文章作法,即使学术文章也是如此。
      有一些读者,甚至是学界的朋友,把他(她)们欣赏的文章和作者,统统归入“文笔好”一类,并不区分学术与非学术,文人与学者,思想与文字,这多少是件令人遗憾的事情。

    2010-3-12 凌晨1:10
    作者博客:http://www.yadian.cc/people/6493/
    http://blog.sina.com.cn/zjysino20080207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1]http://www.yadian.cc/blog/74092/。


    ==========================================

    免责声明:
    声明:本论文由《法律图书馆》网站收藏,
    仅供学术研究参考使用,
    版权为原作者所有,未经作者同意,不得转载。

    ==========================================

    论文分类

    A 法学理论

    C 国家法、宪法

    E 行政法

    F 刑法

    H 民法

    I 商法

    J 经济法

    N 诉讼法

    S 司法制度

    T 国际法


    Copyright © 1999-2021 法律图书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