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法律图书馆>>法治动态>>法治焦点>>优秀律师当法官 拿什么去吸引他



优秀律师当法官 拿什么去吸引他

http://www.law-lib.com  2014-12-3 8:51:03  来源:北京晚报


  十八届四中全会提出,建立从符合条件的律师、法学专家中招录立法工作者、法官、检察官的制度—但目前的一个现状是,不少年轻法官辞职做了律师,而鲜有律师转行当法官。针对全会的这一提法,记者采访了北京8家律所的10名律师,在这些一线律师眼中,愿不愿意转行当法官并不只是收入的问题。

  愿意

  职业声望和专业高度

  受访的10名律师中,男性7人,女性3人;年龄最小的34岁,最大的43岁;执业时间最短的6年,最长的12年。在“是否想过将来转行当法官”的问题上,有4人给出肯定回答。

  “我是从我个性方面考虑的”,已经有10年律师执业经历的北京立圣律师事务所付鹏博律师告诉记者,如果将来有了从律师中招录法官的具体细则和通道,他会考虑法官这一职业,“通过这些年对当事人的接触,我更能明白公证的审判对于一个人、一个家庭的重要性,而法官恰恰是最终的裁判者”。

  作为一名女律师,北京威宇律师事务所的程晓文律师看重的是法官这一职业的稳定性,以及专业方面的上升空间,“但我目前更喜欢律师这份职业”,程晓文说。

  来自北京薛鹏律师事务所的方晓东律师也有转行当法官的想法,他觉得相较而言,法官有着不错的职业声望和社会地位,但他认为不是现在就要转行,“就目前的现状而言,基层法官是一个清贫的职业,我可能会在五年甚至更久的时间之后再考虑当法官”。

  在剩余的6名受访律师中,他们表达了对转行当法官的犹豫,以及对法官这一职业的顾虑。

  顾虑

  收入待遇和外部干扰

  “2005年,我辞职不当法官,做起了律师”,北京嘉安律师事务所律师李诗怀听到记者的问题笑了笑,肯定地回答道,“我不会再当法官了”。

  李诗怀称,自己当了3年的法官,在此之前是湖北省某市的市委机关的公务员,“辞职时我的工龄已经有22年了,再过半年就可以升为副县级官员,对我的突然辞职,同事、领导都不理解”。

  “其实还是收入的问题,另外就是我的性格的原因,我不太喜欢公务员、法官的工作环境,我喜欢自由一点的职业”,李诗怀说起自己当年的辞职理由时说,“里面的人想出来,外面的人想进去。我已经出来了,就不会再回去了”。

  即使那些没有当过法官的律师,在“法律职业共同体”中干久了,也对法官这一职业抱有了些许的排斥心理。

  在记者的采访对象中,多位律师都提到了法官待遇的问题,他们称,特别是基层法院的年轻法官,面临养家糊口的问题,经济收入很难提振他们的工作热情。

  除了收入问题,能否不受外部干扰,独立断案是受访律师最顾虑的问题。“打招呼、递条子,案子不是法官自己说了算,还要请示庭长、院长甚至区长,外部行政力量干预太多”,北京广衡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赵三平认为,如果这一问题不改进,就很难吸引优秀律师。

  借鉴

  美国法官

  选拔制度

  目前,我国没有具体规定法官从律师中选拔的法规,但在西方国家,尤其是美国,律师是法官的摇篮。

  大陆法系国家,像中国,法官更多的工作是解释法律,因此需要熟练掌握法律条文知识,而像美国属于英美法系,作为判例法的国家,法官的任务除了运用法律判案外,有时还需利用判决来创制新法律,“没有丰富实践经验和生活阅历者是不可能做到这一点的,要从经验丰富的律师中选拔法官才有可能实现”,中国政法大学教授洪道德说。

  洪道德说,在美国,初任法官都是从优秀的律师队伍中选拔的。美国之所以这样做的原因,一是看重律师专业的法律知识,做出公正判决的能力;二是看重律师丰富的人生阅历,生活阅历可以让律师了解民间疾苦,更好地处理人情法理的关系。

  美国的选拔制度是非常严格的,除了受过正统的法律专业的高等教育,通过严格的律师资格考试,还要有8到12年以上的执业经历,“刚毕业的法律专业的年轻人都去当律师,而不是当法官,更不用说是高级法院、最高法院的法官”。

  专家

  高级法官

  应内部培养

  四中全会的这一提法没有明示从律师中选拔的是基层法院的法官还是其他三级法院(最高法、省高级人民法院,市中级人民法院)的法官。针对这一问题,洪道德教授表达了自己的看法。

  “首先要明确的是,从律师中选拔法官应该限定在区县基层法院,而不是其他三级中、高级法院。”洪道德说,“基层法院,特别是‘老少边区’基层法院因为缺少法官人才,从优秀律师、法律工作者中选拔法官是非常合理的,但是对于省市法院,以及最高法院来说,法官的选拔应该从法官队伍内部培养”。

  “这和大学教授为什么不从社会其他职业中招聘的道理是一样的,因为高级法院,特别是最高法的大法官需要非常丰富的知识储备、审判经验,以及高度的职业精神,这不是一般律师和学者能够胜任的”,洪道德进一步解释,“而且,空缺的高级法官、大法官等职务应该留给法院内部应该得到晋升的人才,不然这会严重挫伤他们的积极性”。

  “只要把关好基层法院的法官选拔,法官的人才队伍建设是没有问题的,但目前的现状是进了许多不懂法的人,很多人才留不住”,洪道德说,“解决这一问题,一是吐故纳新,淘汰不合格的法官,二是积极培养内部人才”。

  期待

  司法审判

  独立

  “我就遇过这种情况:一名法官直接和我说,‘我们院长希望案子这样判’。”律师赵三平说,法官不能凭自己的法律知识和审判经验断案,外部的行政力量干预太多,“一方面要求终身追责制,另一方面又干预司法审判,法官这职业岂不是风险太大了?”

  “基层法官也不容易”,虽然不少受访律师诟病一些审判的不公正,但他们大都理解法官的境地,并对改善目前的司法审判环境抱以期待。“要想吸引律师等优秀人才,关键看将来法官这一职业的吸引力”,程晓文说。

  吸引力的第一点是要有通畅透明的选拔机制。洪道德说,面向律师选拔法官,要有具体的细则:限制年龄,比如不能小于28岁;规定学历,一定要科班出身,至少是大学本科;执业经历,毕业后要一直从事法律工作。在这些基础之上,设立遴选委员会,从中选任优秀律师,最终通过考试检验。

  “有了具体的选拔通道,最需改进的就是能否独立审判的问题,要把法官看做一种职业,而不是行政官员,法官只能干审判工作,而不是兼职其他社会职务。”洪道德说,“改善基层法官的待遇也是亟待解决的问题,法官也是人啊”。

  本报记者 张宇 J223

日期:2014-12-3 8:51:03 | 关闭 |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