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法律图书馆>>法治动态>>法治焦点>>环保部:适时扩大禁放区范围 引导自觉减少燃放



环保部:适时扩大禁放区范围 引导自觉减少燃放

http://www.law-lib.com  2014-1-23 9:42:03  来源:京华时报


  环保部:适时扩大禁放区范围

  要求引导公众自觉减少燃放烟花爆竹

  临近春节,我国多个地区继续遭遇严重雾霾,PM2.5指数直逼浓度限值。这让人们再次争论起春节是否该禁止烟花爆竹燃放。越来越多的民众开始认同环保春节的理念,认为放烟花爆竹的年俗也得与时俱进。对此,环保部也提出要求,要引导广大公众自觉减少烟花爆竹的燃放数量,研制新型炸药来代替黑火药,并适时扩大禁放区范围。

  □措施

  引导公众少放烟花爆竹

  春节是燃放烟花爆竹的高峰时段,在不利气象条件下烟花爆竹燃放会对空气质量产生短期明显影响。为切实减轻烟花爆竹燃放造成的空气污染,改善空气质量,环保部日前专门就此召开会议,紧急部署防治措施。

  环保部提出三点明确要求,一是加强科普宣传。利用电视、报纸、微博等新闻媒介,进一步加大烟花爆竹燃放对安全和环境影响的宣传力度,使广大公众自觉减少烟花爆竹的燃放数量,提倡购买、燃放安全环保型烟花爆竹,引导公众依法安全文明燃放,切实减轻烟花爆竹燃放造成的大气污染。

  二是依靠科技改进烟花爆竹产品。为了同时满足人们欢度佳节的愿望和达到减轻污染的目的,首先,要大力提倡和支持研发烟花爆竹替代品,如电子烟火、压缩空气型无炸药烟花爆竹等“绿色烟花”;其次,要改变传统的烟花爆竹制作工艺,采用安全可靠的新技术、新材料和新装备,研制轻污染甚至无污染的新型炸药来代替黑火药,大力发展安全环保型烟花爆竹。通过采取这些措施,从源头上减少燃放烟花爆竹造成的颗粒物、二氧化硫等污染物排放。

  三是限放禁放烟花爆竹。要加大行政监管力度,杜绝高污染烟花爆竹产品投放市场;适时扩大禁放区范围。各地可根据实际情况,研究制定限制或者禁止燃放烟花爆竹的时间、地点和种类,特别是预测到春节期间有可能出现不利气象条件的情况下,要严格禁止燃放烟花爆竹,以减轻污染物对空气质量的影响。

  □趋势

  燃放电子鞭炮环保烟花

  目前,尽可能地减少烟花爆竹对空气造成污染已经成为政府、企业和民众的共识。

  国家烟花爆竹标准化委员会核心专家成员、北京理工大学教授赵家玉说:“全国各地的烟花生产商正在积极研发环保型烟花,将争取在两三年之内,使环保型烟花占到总数的七八成。”

  不燃放或少燃放烟花爆竹已经成为越来越多居民的主动选择,模仿爆竹声光电效果的电子鞭炮眼下成为市场的新宠。“淘宝指数”显示,“电子鞭炮”最近七天的搜索指数环比增长108.5%,与去年同期相比增长401.9%;最近七天的成交指数环比增长84.8%,与去年同期相比增长371.0%。

  上海市民王芬去年春节前就购买了电子鞭炮过大年,今年她打算将这串电子鞭炮循环利用。“电子鞭炮既安全又环保,还能挂在门边做装饰,一举三得。”

  □数据

  放烟花致PM2.5升几十倍

  监测数据表明:大量燃放烟花爆竹会急剧增加空气中颗粒物(PM10、PM2.5)、二氧化硫等污染物的浓度,特别是对PM2.5浓度的增加有显著贡献。燃放点附近,PM2.5小时浓度瞬间急剧升高。鞭炮燃放导致PM2.5、SO等主要污染物日均浓度升高几倍甚至几十倍。春节期间的鞭炮燃放将导致PM2.5年均值浓度增加1-2微克/立方米。

  以2013年除夕夜间北京市空气中污染物浓度变化为例,北京国控监测点位PM2.5平均浓度为267微克/立方米,其中个别点位PM2.5小时浓度甚至超过1000微克/立方米,相比前一日平均浓度上升了约150微克/立方米;PM10平均浓度为300微克/立方米,相比前一日浓度上升了约220微克/立方米;二氧化硫平均浓度为109微克/立方米,相比前一日浓度上升了约52微克/立方米。

  除北京外,天津、石家庄、上海、南京等城市也出现燃放烟花爆竹造成空气质量变差的情况,主要污染物浓度达到日常的几倍甚至几十倍。

  据估算,春节半个月时间内,燃放烟花爆竹将导致PM2.5的年均浓度增加1-2微克/立方米。总之,燃放烟花爆竹会造成PM2.5等主要污染物浓度快速上升,对空气质量造成严重污染。

  □观点PK

  主放者 不放烟花年味更淡了

  烟花爆竹“禁”与“放”的争议背后是环境保护和传统文化的较量。

  谈到限制烟花爆竹燃放,一些人便产生了复杂情绪。在他们看来,燃放烟花爆竹一直以来是春节的重要内容,春节如果不放烟花爆竹,便少了不少年味。还有一些人认为,烟花爆竹是老祖宗留下的传统,不能随意变动,更不能破坏。

  梳理各方观点,主放者理由很简单,如果不放烟花爆竹总觉得没了年味。老北京有句俗语:“过年了,姑娘戴花,小子放炮。”放烟花爆竹与贴春联、守岁、拜年等一样,是我国的习俗与传统。随着时代的发展,中国的春节年味已经有些淡意,若再取消燃放烟花爆竹,可能就更没年味了。

  主限者 雾霾凶猛必须得限放

  在过去一年中,自年初至年末,由北向南,雾霾波及整个中国。由此,当前支持禁燃禁放的声音比之前任何时候都更为强烈,究其原因,除了燃放烟花爆竹行为本身存在安全隐患以外,环保意识的增加与让人无可奈何的雾霾都成了支持者们的主要推动力。

  去年,北京的一项在线调查显示,有67.05%的公众认为“空气质量”比“燃放烟花爆竹带来的气氛”更重要。

  记者在杭州随机采访了近30位市民,超过八成市民赞成在春节期间严控市区烟花爆竹燃放。杭州市民李大姐说:“春节就是图个喜庆。过年的方式多种多样,也不仅仅只有放烟花爆竹。现在雾霾这么厉害,再不限制烟花爆竹,估计过年就得天天戴着口罩出门了。”

  相关专家认为,传统文化固然重要,但也应该适应现代社会发展的需要,应该与时俱进。

  “放鞭炮是传统民俗,图的是吉祥、喜庆和欢乐。”浙江省社科院调研中心主任、社会学家杨建华说,“但眼下的环境严重地影响到了人们的日常生活和身心健康。从这个角度讲,为了更好的环境,应该少放甚至不放。”

  相较而言,北京师范大学民俗学与社会发展研究所教授萧放更赞同柔性的倡导。在他看来,传统习俗是民众精神生活的需要,无论是物质生活,还是精神生活,都是一个人所必需的。“对于传统习俗采取刚性管理可能适得其反。对于政府部门而言,更为重要的是发现老百姓的需要,适应老百姓的需要,通过引导宣传和弹性管理推动社会的发展。”

  □新闻背景

  “禁”“限”之争

  回顾监管政策由放任到禁止再到限制的近20年变迁,可以清晰看到传统民俗与公共安全、生态环境之间的冲突与博弈。有专家认为,在对民俗的保护与社会秩序的维护间必然存在着平衡点,能否找准平衡点,也是对政府公共管理能力的考验。

  禁放潮

  上世纪80年代末,全国各大城市因燃放烟花爆竹而造成财产损失和人身伤害的事件逐年上升。1988年春节后,反思之声渐趋高涨。当年,第六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五次会议即提出,要加强烟花爆竹的生产和燃放安全。自1989年起,一些地方以法规形式颁布烟花爆竹管理办法,对生产、运输、销售等环节予以控制。

  北京市分别在1987年和1993年,开始实施烟花爆竹安全的有关管理方针和禁令。此后,一场“禁放”潮波及全国,包括上海、广州、武汉、西安在内的282个城市颁布了类似法令,禁放烟花爆竹。

  禁改限

  但缺少爆竹声热闹的春节,却被不少百姓评论“缺少年味”。一时间“烟花解禁”的呼声越发高涨。为迎合市民愈来愈强烈的要求,不少城市又因此打破禁令,规定市民可在限定时间、地点燃放合格的烟花爆竹,以重塑节日气氛。

  2004年北京市“两会”期间,一些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提出修改《禁放规定》的建议,为“禁”改“限”提供了制度性的思路。据有关统计,在爆竹声中度过2005年春节的“开禁”城市数目达106个。到2006年底,全国有200多个城市实行了“禁改限”。

  环保呼声

  2013年,在持续而广泛的雾霾天气影响下,更多的人开始赞成对烟花爆竹燃放的控制,人们心中的天平开始由“过年气氛”向“空气质量”倾斜。

  2013年11月21日,中央纪委也正式下发《关于严禁元旦春节期间公款购买赠送烟花爆竹等年货节礼的通知》,严禁各级党政机关、人民团体、国有企事业单位、金融机构用公款购买赠送烟花爆竹、烟酒、花卉、食品等年货节礼。

  本版据新华社电

日期:2014-1-23 9:42:03 | 关闭 |  分享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