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法律图书馆

  • 新法规速递

  • 许霆案深层解读-无情的法律与理性的诠释

    谢望原 付立庆 已阅13333次

    查看此书介绍或购买此书


    作为隐喻的ATM犯罪
    ◎季卫东’
    从法律学的视角来观察这桩众说纷纭的许霆案,应该承认审判机构定罪量刑的判决不仅持之有据,而且潜藏很丰富的内涵,可以分别从不同层面进行推敲。
    首先可以指出的是,2006年4月21日晚发现自动取款机(ATM)功能失常与随后的那一次故意提款,属于偶然发现的手段与实行的结果之间的关系,构成信用证卡诈骗罪的牵连犯,对这一部分的犯罪行为不妨从轻论罚。但是,许霆紧接着反复实施同金融犯罪行为达170次之多,连续犯的主观恶意非常明显和强烈,应该在量刑幅度内从重惩处。
    其次,在提款金额超出个人账户的存款金额之后,犯罪行为开始具有信用证卡诈骗与盗窃金融机构(根据最高人民法院1998年第4号司法解释第8条,盗窃储户存款就足以使这一重罪成立)的双重属性,构成并合犯。在与郭安山一同反复操弄自动取款机之后,许霆实际上还成为教唆犯和共同犯罪的主犯,对他应该按照两人的合计赃款的金额科罚。另外,按照数罪并罚的规则,应该在总和刑期以下、数刑中的最高刑以上酌情决定刑期,除非判处的是无期徒刑乃至死刑。
    总而言之,“同一行为反复”和“并合犯”这两项最基本的情节,已经为此案的重罚判决提供了足够的规范根据,剩下的问题只是从重惩处的程度是否妥当。
    那么,能不能把银行的业务过失责任作为减轻或抵消犯罪人罪责的缘由呢?回答是否定的。正如忘记关好门窗的户主的疏忽无法使入室行窃的小偷免除罪责一样,银行电子系统的纰漏或ATM机的故障并不能当作抗辩理由。
    当然,自动取款机的超额支付的问题稍微复杂些,似乎还可以解释为一种被害人的承认——以奇特的程序编码或者异常的反应机制承认了取款人以自己的银行卡进行操作的正当性和有效性。但是,有一点绝对不能忽视,这就是作为免罪符的“被害人承认”必须出自其真实的意志,否则无效。显而易见,利用银行卡提现款1000元、扣存款1元的结果并非被害人(银行或其他存户)的本意,所以对犯罪的指控仍然是可以成立的。
    说得更坦率些,银行应该对犯罪造成的损失承担什么样的责任属于根本不同范畴的问题,与该案的定罪量刑并没有什么直接的、具有法律意义的关联。因而在具体案件的处理上不断纠缠于银行的责任之类的争论,是不毛的、无谓的。
    既然条文和法理都已经昭然若揭,为什么社会上对许霆案的判决还要异议迭起、莫衷一是呢?要正确而透彻地理解这种现象,除了法律学的视角之外,还需要导入法社会学的分析方法,注意个人与整体、实践与结构之间的互动关系,并对现行规范体系持一种洽如其分的反思和批判的态度。
    不得不指出,与其他法治国家的相关规定相比较,我国现行刑法为侵犯财产罪规定的惩罚包括很多容许无期徒刑乃至死刑的条款,难免畸重之讥。
    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在审理许霆案后以“数额特别巨大”盗窃罪为由判处被告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的确显得量刑太苛,但却基本上符合刑法第196条、第264条以及第265条的立法旨意。根据最高人民法院1996年第32号司万法解释,个人利用信用证卡进行诈骗的“数额特别巨大”以50万元为起点,但按照1998年第3号联合司法解释,个人盗窃公私财物“数额特别巨大”以3万元至10万元为起点进行计算。按照数罪并罚的尺度,应该采取数刑中的最高刑(按照盗窃罪的数额标准进行概念计算,10万元以上就可以处无期徒刑或者死刑并处没
    收财产),再加上从重科罚的原则,所以裁量出了一个无期徒刑的判决。

    现在既然广大公民认为这样的惩罚过于严酷,那就证明现行刑法以及司法解释的内容与社会的正义感之间发生了游离,具有某些不合理之处,需要在立法论的层面进行斟酌或修改,或者借助解释技术加以调整。

    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是目前金融秩序颇为混乱、大量的国有资产通过银行与证券市场的环道流失殆尽却无人过问,这就导致在经济犯罪的定罪量刑方面产生了严重的不公正感。平心而论,与官商勾结、化公为私的几亿、几十亿甚至更巨额的赃款相比较,许霆窃取的17.5万元或者19.3万元的确难免会引起几许“小巫见大巫”
    的感慨,远不能算作真正是“数额特别巨大”。如果这样的犯罪行为也能处以无期徒刑甚至死刑,那么对更严重千百倍的经济犯罪岂非无计可施或者造成罪与罚的比例严重失衡?在某些极端的场合,势必招致“窃国者侯、窃钩者诛”的流言蜚语以及对司法机关的强烈的抵触情绪。

    除此之外,透过围绕许霆案的定罪量刑争议很大的现象,特别是在对银行的指责声不绝于耳的背后,还可以发现公民社会对那些类似券似异常ATM机的金融机构以及玩忽职守的国有资产管理者的不信和怨尤。显然,制度过失与行为过失之间的关系
    错综复杂,已经深刻地影响了守法观念的涵养,要改变这样的状态,仅靠对社会底
    层犯罪人施加严打重罚的制裁手段是难以奏效的,甚至还可能事与
    愿违、不断诱发出反抗和骚动。

    在这个意义上也可以说,许霆案里那座失调的“自动取款机”正巧构成了一个很有代表性的法律隐喻,是目前中国社会系统中与“土地摇钱树”并列的经济犯罪病灶的一个非常鲜明的缩影。围绕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对犯罪行为惩罚的轻重争论,实际上已经把结构非合理化以及机制设计方面的缺陷等问题摆到桌面上来,留待我们去反复琢磨和深思。

    声明:该书摘由本站扫描录入,仅供介绍图书使用,错误在所难免,引用时请与原书核对。

    Copyright © 1999-2019 杭州法图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浙ICP备10202533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5020008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