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法律图书馆

  • 新法规速递

  • 人民主权、民主和人权的各自含义--《宪政哲学问题要论》

    钱福臣 已阅22278次

    查看此书介绍或购买此书


    一、人民主权、民主和人权的各自含义
    林肯在1863年葛底斯堡演说中将民主的特征概括为:“govcmment 0f thc pcoplc,by the people,for thc pcoplc”,这段话的汉语译文为“民有、民治、民享”。这种概括实际上是将人民主权和人权两个词的含义竞合到民主的含义中去了。笔者认为人民主权、民主和人权是各具独立含义、处于同一层次且其所概括的现象具有有机联系的三个不同的词。这三个词的共同点在于其主体都是人民,而其客体则都是国家权力,并且都是现代宪政的基本价值;其有机联系在于人民主权是道德前提,民主是制度模式,而人权则是目的,三者构成一个统一体;其主要区别在于人民主权的基本含义是国家权力归人民所有,即民有,其主体是作为集体的全体人民。民主的基本含义是国家权力由人民行使,即民治,其主体不一定是全体人民,可能是全体人民中的部分人。人权的基本含义是国家权力归人民享用,即民享,其主体是全体人民中的每一个个体。
    (一)民有:人民主权的基本含义
    在西方政治话语中,人民主权既是一种理论学说,也是一种宪法原则和价值。主权(sovcrcignty)“是指在一个国家内的最高权力或优越地位,藉此,某个人、机构或团体在该政治社会中享有最高权力,并可把它作为最终手段将自己的意志强加给该社会内的其他机关和个人”。人民主权(popu]ar sovcrcignty)的基本含义则是指国家或政府的最高权力来源于和最终属于人民,即国家或政府的最高权力的“民有”,并且这种来源是政府或国家权力的合法化依据或前提。
    这种含义的人民主权作为一种观念在西方较早就出现了。早在查士丁尼的《法学阶梯》里就有这样的规定:“凡是君主的旨趣皆具有法律的效力,因为根据赋予其权力(cmpehum)的王权法(1。。rcgra),人民已将他们的全部权力和权威转交给他。”这段话中就包含着国家或政府的权力来源于人民和该来源是国家或政府权力的合法化依据或前提的人民主权学说的基本含义。“但是,只是在帕多瓦的马西利乌斯的著作中,尤其是他的《和平的保卫者》(Defensor pacif,发表于1324年),人们才可以发现关于选举政府和人民主权的最杰出的早期研究。马西利乌斯力图驳斥教皇应有‘完全充分的权力’的看法,建立世俗统治者对于教会的权威。他认为,法律应该由‘全体人民或人民中较为强大和优秀的一部分人’制定,其方式是他们在全体大会上表达其意志。”马西利乌斯在其《巨著》一书中还表达了这样的命题:“共同体的最终‘立法者’或者合法政治权威的来源是人民。人民的意志是检验共同体所取得的目标是否得到正确解释的关键,是合法采用强制权力的唯一基础。”到了16世纪,类似的人民主权学说在反暴君的过程中又被重新.提出和阐释。“在《法兰克高卢》(Francogaollia)的作者弗兰西斯。霍特门
    (Francis Hotman),《反暴君论》(1579年)的作者(待考),以及《论统治苏格兰之权力》(与《反暴君论》同年出版)的作者苏格兰人乔治.布坎南看来,统治者是否变成暴君,何时变成暴君,这由人民来决定。这三位作家一致认为,国王权威的最终来源并非上帝,也不是传统,而是人民,无论是由于人民最初通过某种决定建立君主国,还是他们要经常性地重新选举统治者。”
    洛克是人民主权论的集大成者,其学说被现代宪法和宪政所践行。洛克用自然状态说、天赋人权论和社会契约论来论证政府的权力来自人民并最终为人民所有。洛克的推论大致为:在人类进入公民社会或政治社会以前,人们处于自然状态中。这种自然状态是一种平等的、自由的状态。人们靠自然法,即理性,来保护自己的利益和维持社会秩序,每个人自己来执行自然法,即是自己案件的法官。由于自然状态存在种种不便,每个人便与其他人签订社会契约交出自己的一部分自然权利建立政府,进入公民社会或政治社会。人们联合成为国家和置身于政府之下的重大的和主要的目的,是保护他们的财产。达到这个目的的重大工具和手段是那个社会所制定的法律,因而立法权,不论是属于一个人或较多的人,不论经常或定期存在,是每个国家中的最高权力。但立法权要受人民的意志和利益的限制。当立法机关违反人们订立社会契约的初衷,侵害人民的利益的时候,人民可以收回授权解散立法机关,而当立法机关及其执行机关暴虐地制定和执行法律的时候,人民享有最终的反抗的权利。(U 卢梭是洛克以后另一个人民主权论的集大成者,在人民主权的来源上,卢梭也以自然状态、天赋人权和社会契约为前提,与洛克大致相同,但卢梭是激进的人民主权论者,主张民有、民治和民享的完全合一,不可分割和委托。该理论在现代国家宪法和宪政中无法实施,因而被称为“道德的理想国”。 洛克意义上的人民主权作为基本的原则和价值不同程度地得到了现代国家宪法和宪政的普遍践行。根据荷兰学者对截止于20世纪70年代以前生效的世界上的]42部宪法的调查,其中的118部宪法提到了人民主权的原则,占调查对象总数的83.1%。②最近有学者对目前世界124部成文宪法文本进行了粗略的翻阅,得出了一个结论:“无论是资本主义国家的宪法还是社会主义国家的宪法,哪怕是仍然保留君主(国王)的国家,几乎无疑不强调人民的权力与权利”。
    (二)民治:民主的基本含义
    民主(democracy)一词在西方被用得极端混乱,含义极其复杂,但无论如何混乱和复杂,民主的起初含义和基本含义始终未变,即人民对国家或政府权力的行使或参与,也即人民的统治或称民治。达尔指出:“正是希腊人一一很可能是雅典人一一创造了民主(democracy或demokratia)一词,这一词语来源于希腊语demos(即人民)和希腊语kratos(即统治)这两个词的组合。”①戴维.赫尔德也指出:“‘民主’一词起源于古希腊,16世纪由法语的demoeratie引入英语。‘民主’(democracy)由democratia演变而来,其基本含义为demos(人民)和kratos(统治)。民主是一种既区别于君主制、又区别于贵族制的政府形式,在这种政府形式中,人民实行统治。”②科恩认为:“民主即民治。这是大多数词典所采用的,而且很可能是普遍都能接受的定义,这一定义与democracy这个词的词源也相符。这个词源于希腊语,其词根为demos,人民,kratein,治理。”“关于其实质,亦即民主的定义,我现在提出下列说法,当然,我知道这种说法还大有改进的余地。我下的定义是:民主是一种社会管理体制,在该体制中社会成员大体上能直接或间接地参与或可以参与影响全体成员的决策。”③ 可见民主是一种人民参与或统治的政府形式或管理体制。自古及今,不论是从理论还是实践上看,民主的形式和种类干差万别,但其基本含义始终不变。形式和种类的差别取决于人民参与“尺度”的差别。正如科恩所指出的那样:“民主决定于参与一一即受政策影响的社会成员参与决策。但如何衡量参与却是个复杂问题。在一定社会内,在一定问题上,以某些方式可能实现较充分的参与,而以另一些方式则只可能实现不太充分的参与。这些方式中,哪些是最重要的,并不一定是可以清楚划分的;用以衡量民主的尺度绝不可能是简单划一的。我们既已否定了要么有民主,要么就根本没有民主这种推论,现在只需把我们的想法作进一步的调整,承认民主可能存在于不同方面,而且在每一方面的存在程度也有所不同。民主就是这样一种事件。”“真正的参与可以通过各式各样的制度来实现;民主有不同的大小和类别,议会制、总统制、正式的和非正式的。”
    民主的基本含义是人民参与的政府形式,但参与的尺度或程度不同。根据这一基本含义,古希腊和古罗马的直接民主和现代国家的间接民主都是民主,不过是程度不同的民主。从民主的这一特性也可以看出它与人民主权的不同之处,人民主权的所有者是全体人民,而参与民治的则不一定是全体人民。
    (三)民享:人权的基本含义
    戴维.M.沃克认为:人权(Human rights)“指人们主张应当有或者有时明文规定的权利。这些权利在法律上得到确认并受到保护,以此确保个体在人格和精神、道德以及其他方面的独立得到最全面、最自由的发展,它们被认为是人作为有理性、意志自由的动物固有的权利,而非某个实在法授予的,也不是实在法所能剥夺或削减的”。③托马斯.弗莱纳认为:“人权就是人按照其本性生活并与他人生活在一起的权利。”总结起来说,人权是指人依其本性在社会中所应享有的、政府应当加以保护并不得侵害或剥夺的、个人的生存和发展所必需的基本权利和自由。
    在洛克的理论中,基本的人权被概括为个人的不可剥夺的生命、财产。直接来自洛克的理论的美国的《独立宣言》中,杰斐逊::种权利修改为生命、自由和追求幸福的权利。尽管出于时代和情求,杰斐逊做了这样的修改,但其实质并未改变,人们普遍认 :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追求幸福的权利’’主要还是“财产权”,..其子女财产提法与‘追求幸福的权利’的提法并无本质区别,因为即使 女18世纪末叶,乃至以后,在美国,没有财产也就无法追求幸福。。在1789年6月8日众议院上的讲话中,麦迪逊想将财产权归还到被杰斐,《独立宣言》中的权利三部曲中去。他认为没有财产权。生命、自由和追求幸福的权利是不完整的。陈述道:“政府为人民利益而设立,并应为人民利益而运行;目的利益存在于对生命和自由的享有,伴随着获取和使用财产,以及 @常地追求和获取幸福和安全的权利”。美国的《权利法案》第5条 80第14条曾先后两次强调了生命、自由和财产权的正当程序保障。。这些公约不但列举了许多需要保障的具体人权,而且规定的保障手段多样化、保障范围国际化。瑞士学者托马斯.弗莱纳 基本人权归纳为如下几个方面:“最起码的人权是各人都有生活在他 Ⅲ在的环境之中的权利,像所有其他人一样生活的权利、发展的权利、生存的权利、工作的权利、休息的权利、发现的权利、同其他人生活在一起的权利、结婚的权利和抚养子女的权利。”但人权不论怎样发展、列举和概括。其基本的、核心的要素恐怕还是洛克所概括的生命、自由和财产权。 值得强调的是:首先,人权是个关系性范畴,即必须把它放在与国家或政府权力的关系中来理解。它是国家或政府的权力保障和不得侵害人民利益的结果,从这一点来看,人权是人民对国家或政府权力享用的结果,所以说人权是国家或政府权力的“民享”。其次,人权是一种个人权利或个体权利,是个人实现人民利益的途径。

    声明:该书摘由本站扫描录入,仅供介绍图书使用,错误在所难免,引用时请与原书核对。

    Copyright © 1999-2021 法律图书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