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法律图书馆

  • 新法规速递

  • (2013)沪一中行终字第333号

    ——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2014-1-10)



    (2013)沪一中行终字第333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周建才。
    委托代理人姚宝兰。
    委托代理人陆华成。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上海市司法局,住所地上海市徐汇区吴兴路225号。
    法定代表人郑善和,局长。
    委托代理人陈忠明,上海市司法局工作人员。
    委托代理人滕志鹰,上海市司法局工作人员。
    上诉人周建才因司法鉴定执业活动投诉处理答复行政行为一案,不服上海市徐汇区人民法院(2013)徐行初字第216号行政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3年11月21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3年11月27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周建才及其委托代理人陆华成,被上诉人上海市司法局的委托代理人陈忠明、滕志鹰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查明,2009年5月22日,江苏金路律师事务所律师陶翔以江苏金路律师事务所的名义与司法鉴定科学技术研究所司法鉴定中心(下称简称:司法鉴定所)签订鉴定协议书,委托司法鉴定所对检材上和样本上“周银才”、“周炳泉”和“周阿宝”签名是否为同一人所书写,及“周阿宝”印文是否为同一枚印章所盖印进行鉴定。2009年6月15日,司法鉴定所出具了《鉴定意见书》,鉴定意见为:(一)检材1上需检的“周银才”签名与检材2、检材4上需检的“周银才”签名不是同一人所书写。(二)检材2、检材3、检材4上需检的三处“周炳泉”签名与样本1上“周炳泉”签名均是同一人所书写。(三)根据现有样本,倾向认为:检材3上需检的“周阿宝”签名与样本2上“周阿宝”签名不是同一人所书写。(四)检材2、检材4上需检的两枚“周阿宝”印文与样本3上“周阿宝”印文是同一枚印章所盖印。(五)检材2、检材4上需检的三枚“周三宝”印文与样本4上“周三宝”印文是同一枚印章所盖印。2013年3月29日,周建才向上海市司法局提交了控告书,投诉司法鉴定所的司法鉴定书违法违规,要求撤销鉴定结论书,惩处司法鉴定人员。2013年4月1日,上海市司法局向司法鉴定所发出《司法鉴定执业活动投诉调查通知》。2013年4月10日,司法鉴定所向上海市司法局提交了《关于周建才投诉问题的调查情况》。2013年4月16日,上海市司法局对鉴定人凌敬昆、孙维龙进行了询问。2013年5月13日,上海市司法局作出沪司鉴管答(2013)13号《司法鉴定执业活动投诉处理答复书》(以下简称:《答复书》),告知周建才,由于检材印文中的姓氏比较模糊且又是篆体,“周三宝”印文名称是鉴定人根据陶翔律师在鉴定协议书中写明的“周三宝”所得出的结论。司法鉴定实行鉴定人负责制,司法鉴定人对自己作出的鉴定意见负责。若对鉴定意见有异议,可以向办案单位提出或申请重新鉴定,司法行政机关无权对鉴定意见的是与非作出判断。对有关鉴定人在没有收到鉴定委托书的情况下签订鉴定协议书并开展鉴定活动的行为进行了批评,但并未发现司法鉴定所和鉴定人存在应当处罚的法定情形。周建才对上海市司法局《答复书》不服,向中华人民共和国司法部申请行政复议。中华人民共和国司法部作出行政复议决定维持上海市司法局作出的《答复书》。周建才仍不服,为此提起诉讼,请求法院撤销上海市司法局作出的《答复书》。
    原审认为,上海市司法局作为司法行政管理部门,对于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投诉司法鉴定机构及司法鉴定人在执业活动中有违法违规行为的,具有调查处理的法定职权。本案中,上海市司法局收到周建才对司法鉴定所的投诉后,依法予以受理并开展了调查处理工作。在调查处理过程中,调阅了鉴定卷宗,向有关鉴定人进行了询问,审核了司法鉴定所及相关鉴定人的鉴定资质,发现鉴定人在没有收到鉴定委托书的情况下签订鉴定协议书并开展鉴定活动,对此亦进行了批评,但并未发现司法鉴定所和有关鉴定人存在应当处罚的法定情形,并将此调查处理意见答复告知了周建才,其调查处理行为符合程序规定,并无不当。周建才要求撤销上海市司法局《答复书》理由不成立,不予支持。原审法院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五十六条第(四)项之规定,判决驳回周建才的诉讼请求。判决后,周建才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
    上诉人周建才诉称,被上诉人应依法撤销司法鉴定所出具《鉴定意见书》,因该《鉴定意见书》鉴定结论错误,鉴定程序违法,被上诉人作为监督管理机关,应对司法鉴定所以及工作人员的鉴定活动进行监督检查,经发现在没有委托书的情况下签订鉴定协议书并作出《鉴定意见书》,应当予以撤销,并对司法鉴定所以及工作人员进行处罚。原审法院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均错误,故请求二审法院撤销原审判决,支持上诉人原审诉讼请求,即撤销被上诉人作出的《答复书》。
    被上诉人上海市司法局辩称,上诉人对司法鉴定所的《鉴定意见书》有异议,向被上诉人提出投诉处理。被上诉人经调查认为,上诉人对鉴定结论有异议,但法律规定司法鉴定实行鉴定人负责制,被上诉人无权判断鉴定结论是否错误并予以撤销。对鉴定委托存在的问题以及印文错误,鉴定人已陈述理由并说明不影响鉴定结果。对上诉人所称的委托问题,被上诉人认为司法鉴定所在与陶翔律师签订鉴定协议书时在委托方面存在瑕疵,但该瑕疵没有达到予以处罚的法定情形,也不影响鉴定结果,故为此批评了司法鉴定所,并答复上诉人若对鉴定结论有异议,可向办案单位提出或申请重新鉴定。请求二审法院维持原审判决,驳回上诉人上诉请求。
    经审理查明,原审认定的事实无误,本院依法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上海市司法局作为司法行政管理部门,对于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投诉司法鉴定机构及司法鉴定人在执业活动中有违法违规行为的,具有调查处理的法定职权。被上诉人受理上诉人对司法鉴定所投诉后,依法调查了上诉人投诉的情况,对上诉人反映的鉴定意见异议、鉴定机构和人员执业活动开展调查,经审查后告知了上诉人若对鉴定意见有异议,可以向办案单位提出或申请重新鉴定;司法鉴定所在签订鉴定协议书时虽存有瑕疵,但未发现鉴定机构和人员存在应当处罚的法定情形,并书面答复上诉人。被上诉人作出的上述《答复书》主要证据充分,适用法律正确,符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司法鉴定管理问题的决定》第十条和司法部《司法鉴定程序通则》第四条关于“司法鉴定实行鉴定人负责制。司法鉴定人应当依法独立、客观、公正地进行鉴定,并对自己作出的鉴定意见负责”的规定。对于上诉人所称的没有鉴定委托书,被上诉人为此已批评司法鉴定所的错误,司法鉴定所与江苏金路律师事务所之间的鉴定协议书有陶翔律师签名,不属于“私自接受委托”的情形,故被上诉人认为属于程序上瑕疵,不属应当处罚的法定情形,其理由可以成立。上诉人要求撤销被上诉人作出的《答复书》,依据不足,本院难以支持。
    综上所述,上诉人的上诉请求,缺乏事实根据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原审判决驳回上诉人的诉讼请求并无不当,本院依法应予维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一条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上诉案件受理费人民币50元,由上诉人周建才负担(已付)。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李 欣
    审 判 员 李思国
    代理审判员 王琳娜
    二○一四年一月十日
    书 记 员 余 凤


    ===================================================
    声明:
    本站收录的二十万件裁判文书均来自法院官方网站公开信息,
    本站裁判文书栏目不会接受任何个人或企业提供的裁判文书。
    如您认为内容涉及个人或企业隐私,要求修改或删除的,
    请将网址发邮件至:
    我们将在一个工作日内和您联系妥善处理
    ===================================================

    Copyright © 1999-2022 法律图书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