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法律图书馆

  • 新法规速递

  • (2013)松行初字第59号

    ——上海市松江区人民法院(2014-2-12)



    (2013)松行初字第59号

    原告蔡卉。

    委托代理人贺国良,上海百悦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汪丽琴,上海百悦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

    被告上海市公安局松江分局,住所地上海市松江区中山东路290号。

    法定代表人邢铁军,局长。

    委托代理人叶宾,该局某派出所副所长。

    委托代理人沈新丽,该局工作人员。

    第三人赵凤芹。

    第三人牟敬楠。

    原告蔡卉不服被告上海市公安局松江分局(以下简称“松江公安分局”)治安管理行政处罚决定,向本院提起诉讼。本院于2013年9月27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审理。鉴于赵凤芹、牟敬楠均与本案讼争的具体行政行为有法律上的利害关系,故本院依法追加该两人作为本案第三人参加诉讼。因第三人赵凤芹、牟敬楠下落不明,无法送达诉状副本、证据、开庭传票等诉讼材料,故本院依法进行了公告送达,并于2014年2月12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蔡卉及其委托代理人贺国良、汪丽琴,被告松江公安分局的委托代理人叶宾、沈新丽,到庭参加诉讼。第三人赵凤芹、牟敬楠经本院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均拒不到庭,本院依法缺席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2013年8月27日,被告松江公安分局对原告蔡卉作出行政处罚决定(以下简称“被诉行政处罚决定”),认定原告蔡卉于2013年8月26日17时30分许在上海市松江区犯有殴打他人的违法行为,并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以下简称“《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四十三条第二款第一项之规定,处以行政拘留十二日并处罚款五百元的行政处罚。原告不服,提起诉讼。

    原告蔡卉诉称:原告系上海太侑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太侑贸易公司”)员工,其父亲系太侑贸易公司股东、法定代表人,公司经营地址上海市松江区。原告父亲与公司另一股东王劲风在经营管理上存在争议,以至于王劲风多次带人来公司打架闹事。2013年8月25日,十几人来公司借机闹事,并诬陷原告父亲殴打。8月26日又以索要医药费为由来公司纠缠殴打原告,下午17时40分左右,被告将原告强行带入某派出所,并于次日认定原告犯有殴打他人的违法行为,根据《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四十三条第二款第一项之规定,对原告作出行政拘留十二日并处罚款伍佰元行政处罚决定,并立即送入松江拘留所交予执行。原告认为,被告作出的被诉行政处罚决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程序违法、且适用法律错误。2013年8月25日、26日发生的两个事件是具有连续性的,被告未查清8月25日发生的事情,也未作出相应处理,直接对8月26日发生的事情作出行政处罚决定,属认定事实不清。原告没有殴打他人,作为该处罚决定所依据的主要证据取证违法。原告被带入某派出所后,被告没有及时对原告进行询问查证,时间亦超过24小时,也未给予原告相应的陈述申辩机会,且协警将原告强行、暴力塞入警车,侵犯了原告的合法权益。本案系因股东之间的纠纷引起,情节较轻,被告应尽量予以调解处理。被诉行政处罚决定适用的法律是《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四十三条第二款第一项之规定,该条规定的是“结伙”殴打他人行为,而原告并没有“结伙”殴打他人。综上所述,原告认为被告作出的被诉行政处罚决定违法,故起诉要求:1、撤销被告作出的被诉行政处罚决定中罚款的处罚决定;2、请求判令确认被告作出的被诉行政处罚决定中的行政拘留处罚决定违法。

    被告松江公安分局辩称:1、被告认定原告犯有殴打他人的违法行为证据确凿,主要事实清楚。2013年8月26日17时30分许,第三人牟敬楠与赵凤琴在松江区与原告蔡卉及蔡玉祥发生争吵,后双方在上址互相殴打,造成牟敬楠头部、面部、颈部外伤;赵凤琴头面部外伤;蔡卉头面部、全身多处软组织挫伤;蔡玉祥左手臂、右手皮外伤。上述事实,有书证、其他证人证言、违法嫌疑人的陈述和申辩、视听资料、辨认笔录等证据所证实,事实清楚,证据确凿。2、被告对原告作出被诉行政处罚决定适用法律依据正确,符合法定程序和权限。2013年8月27日,某派出所向被告呈报了对原告蔡卉拟作出行政拘留十二日并处罚款五百元的处罚决定,被告经审查后,认定原告殴打他人行为成立,故依据《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四十三条第二款第一项之规定,于同日对原告作出行政拘留十二日并处罚款五百元的行政处罚决定,并在作出行政处罚决定前履行了法定告知义务,符合法律规定。另根据《公安机关办理行政案件程序规定》第九条第一款之规定,被告对此案具有管辖权。3、某派出所受理案件后,即对案件展开全面、客观、公正地调查,收集与案件相关的证据,对原告、其他违法嫌疑人进行了询问、收集了现场证人的证言等。在作出处罚决定前,被告依法对原告进行了事先告知,听取了其陈述和申辩,并对案件进行了复核,符合法定的程序;根据被告在行政程序中依法取得的证据来看,虽然原告矢口否认其实施了殴打行为,但其他证据均能证明其实施了殴打他人的行为,且各份证据间均能相互印证。综上所述,被告对原告蔡卉殴打他人行为作出行政拘留十二日并处罚款500元的处罚决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凿,程序合法,处罚适当。请依法维持被告作出的原具体行政行为。

    第三人赵凤芹、牟敬楠未发表陈述意见。

    庭审中,被告提供了以下证据:

    (一)证明有权作出被诉具体行政行为的职权依据:

    《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七条第一款、第九十一条。

    经质证,原告对职权依据均无异议。

    (二)证明被诉具体行政行为认定事实正确的证据:

    1、2013年8月27日被告对原告蔡卉所作的询问笔录,证明2013年8月26日原告蔡卉被第三人赵凤芹殴打的经过以及原告用手推挡第三人赵凤芹的经过;

    2、2013年8月26日、27日被告对原告父亲蔡玉祥所作的两份讯问笔录,证明2013年8月26日,蔡玉祥、原告与两第三人互相推搡的情况;

    3、2013年8月26日被告对第三人赵凤芹所作的询问笔录,证明2013年8月26日,第三人赵凤芹被原告殴打的经过;

    4、2013年8月26日被告对第三人牟敬楠所作的询问笔录,证明2013年8月26日,第三人牟敬楠目睹赵凤芹被原告殴打的经过以及牟敬楠被蔡玉祥殴打的经过;

    5、2013年8月26日被告对案外人聂淑香所作的询问笔录,证明2013年8月26日,聂淑香目睹两第三人与原告、蔡玉祥相互殴打的经过;

    6、2013年8月26日被告对案外人庞利所作的询问笔录,证明2013年8月26日,庞利目睹两第三人与原告、蔡玉祥相互殴打的经过;

    7、2013年8月27日被告对案外人张虹所作的询问笔录,证明2013年8月26日,张虹目睹两第三人与原告、蔡玉祥相互殴打的经过;

    8、2013年8月27日被告对案外人张凤昌所作的询问笔录,证明2013年8月26日,张凤昌目睹两第三人与原告、蔡玉祥相互殴打的经过;

    9、2013年8月27日被告对案外人沈丽明所作的询问笔录,证明2013年8月26日,沈丽明目睹两第三人与原告、蔡玉祥相互殴打的经过;

    10、2013年8月27日被告对某派出所民警高志江的询问笔录,证明民警于2013年8月26日事发时的处警情况;

    11、2013年8月27日辨认笔录及照片,证明蔡玉祥、原告、两第三人、张凤昌、沈丽明、张虹、庞利、聂淑香辨认出男性辨认照片1中的2号是蔡玉祥,女性辨认照片1中的5号是原告,女性辨认照片2中的1号是第三人牟敬楠,女性辨认照片3中的4号是第三人赵凤芹;

    12、2013年8月26日、27日原告、两第三人的验伤通知书,证明原告的伤势为头面部,全身多处软组织挫伤,第三人赵凤芹的伤势为头面部外伤,第三人牟敬楠的伤势为头部外伤,面部、颈部外伤;

    13、2013年8月27日送达回执,证明被告将第三人赵凤芹及原告的验伤通知书进行送达的情况;

    14、2013年8月27日伤势照片,证明蔡玉祥、原告、两第三人的伤势情况;

    15、2013年8月26日监控录像,证明原告实施了殴打他人的行为;

    16、2013年8月27日现场截图,证明原告实施了殴打他人的行为;

    17、2013年8月27日治安调解协议书,证明蔡玉祥、原告与两第三人未达成调解协议;

    18、2013年8月27日追逃工作情况,证明原告非在逃人员、无违法犯罪前科;

    19、2013年8月27日案发及抓获经过,证明本案案发及抓获经过;

    20、2013年8月27日原告、蔡玉祥、两第三人的常住人口信息,证明身份情况。

    经质证,原告对上述证据的真实性均无异议,但认为,证据1-4的制作过程违反法定程序,询问人、记录人均为顾警官一人,且被告从对原告询问调查到作出行政处罚决定超过了24小时,另,被告作出此处罚决定没有事实依据,原告在自己的办公场所正常工作、休息并无妨害治安管理的故意,被告并未查明2013年8月25日原告及其父亲是否存在殴打他人的行为,故第三人以索要医药费为由去原告办公场所对原告进行殴打应构成寻衅滋事;证据5,该笔录中案外人聂淑香认为其于2013年8月25日肋骨被打断是引发次日殴打事件的原因,被告并未对此予以查证核实;证据6-7可以证明原告是正当防卫,并未实施殴打他人的行为;证据8-10可以证明第三人先对原告及其父亲实施殴打;证据15,该监控录像第30-35分钟显示另有一案外人对原告实施殴打,被告对此未予以查明;证据17,被告并未做好调解工作,导致矛盾激化;证据19,民警到场了解后,并未查明2013年8月25日原告与两第三人之间是否存在殴打行为的事实。

    被告针对原告的质证意见发表质辩意见称:1、对于证据1,笔录内容是经原告签名确认的,同时在笔录上也有记录人、见证人的签名;法律规定询问查证的时间不得超过24小时,笔录中载明的询问时间是从8月26日19时至8月27日18时,并不违反规定;对于原告在办公场所内的行为是否违法,不能凭空猜测,而应进行全面调查,被告是综合所有证据对原告作出处罚决定的。2、2013年8月25日发生的事实与本案无关,第三人到现场后,拨打了110,故联防队亦在案发现场;证据6-10的证人证言已印证了原告具有殴打他人的行为。3、对于证据15,监控录像只显示原告及其父亲与第三人相互殴打的行为,并无案外人参加。4、对于证据17,调解并不是治安案件的必经程序,且被告对此案做了大量的调解工作,最终未能达成调解协议并不说明被告未尽到调解职责。

    (三)证明被诉具体行政行为适用法律正确的依据:

    《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四十三条第二款第(一)项。

    经质证,原告认为被告适用法律错误,被告没有证据证明原告有“结伙”殴打他人的行为。

    被告针对原告的质证意见发表质辩意见称:《治安管理处罚法》中规定的 “结伙”,是指两人或者两人以上作出故意殴打的行为,可以发生在殴打过程中的任何时候,并不需要有预先的共谋。本案中,原告及其父亲属于一个利益共同体,第三人因与他们有民事纠纷,故两第三人亦为一个利益共同体,而利益共同体之间有相互扶助保护的义务,属于社会一般人的认知范围,故双方遇到侵害,反击是不需要语言的意思联络即能构成共犯。

    (四)证明被诉具体行政行为程序合法的证据:

    法律法规依据:

    1、《公安机关办理行政案件程序规定》第九条第一款,证明管辖依据;

    2、《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七十七条,证明受理依据;

    3、《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七十八条,证明调查依据;

    3、《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八十二条、第八十三条,证明传唤依据;

    5、《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九十四条,证明告知依据;

    6、《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九十五条第一项,证明决定依据。

    文本材料:

    1、2013年8月26日接报回执单,证明被告接报案件情况;

    2、2013年8月26日受案登记表,证明被告依法受理案件;

    3、2013年8月27日行政案件处理报告,证明被告依法审批;

    4、2013年8月27日行政处罚告知笔录,证明被告依法告知原告拟作出行政处罚决定的事实、理由、依据及依法享有的权利;

    5、2013年8月27日行政处罚复核审批表,证明被告依法对原告提出的申辩进行复核;

    6、2013年8月27日行政处罚决定书4份,证明被告依法对原告、其他违法嫌疑人作出处罚决定;

    7、2013年8月28日送达回执及情况说明,证明被告依法将原告的处罚决定送达被侵害人;

    8、2013年8月27日罚款缴纳通知书,证明被告依法通知原告在指定期限内缴纳罚款;

    9、2013年8月27日行政拘留家属通知书,证明被告依法将原告拘留的情况通知家属;

    10、2013年8月27日行政拘留执行回执,证明原告被执行行政拘留情况;;

    11、2013年8月26日呈请调取证据报告书及调取证据通知书,证明被告依法调取证据。

    经质证,原告对法条本身无异议,但认为上述证据不能证明被告执法程序合法;对文本材料中的证据4、8、9、10、11无异议,对证据1、2的内容真实性不予认可,报警人姓名为牟敬楠,而联系方式却是原告的手机号码,接报回执单中记载“在嘉蓬路168号7-8人打架”,可见被告并未查清当日发生的事实;第三人称8月25日原告父亲殴打其,故次日来原告公司索要医药费,可见8月25日发生的事情与本次处罚是具有关联性的;对证据3 的内容有异议,该报告中并未写明“结伙”二字,只写了“殴打”;对证据5,认为法律规定询问查证时间不得超过24小时,原告在派出所被限制人身自由的时间已超过了24小时;对证据6,对原告的处罚决定书有异议,对蔡玉祥的处罚决定书真实性无异议,已另行提起诉讼;对两第三人的处罚决定有违公正,两第三人先殴打原告及其父亲,受到的处罚却轻于原告及其父亲;对证据7无异议,但认为被告的处理存在不公正情形,被告对原告父亲作出处罚后立即将其送到拘留所执行处罚,但对第三人牟敬楠却未予以执行。

    被告针对原告的质证意见发表质辩意见称:1、《接报回执单》只是根据报警人的陈述进行记载,并未经公安机关核实确认,文书中对此有特别说明;2、对于最终的处罚结果,是根据查明的事实情况所作,其中参与殴打的人只有原告及其父亲和两第三人;3、处罚决定书对于“结伙”殴打及适用的法律依据是明确载明的,且原告提出申辩,被告在进行复核后才将该文书进行送达;4、从监控录像中可见,双方先只是摩擦,是原告父亲将第三人牟敬楠打倒在地,原告对赵凤芹也是击打数拳,两第三人的伤势明显重于原告及其父亲,且原告及其父亲在案件调查过程中态度强硬,拒不承认殴打行为,两第三人的认错态度较好;5、第三人牟敬楠的身体状况不适合收拘,拘留所出具了不予收拘通知书,故被告决定对牟敬楠停止执行行政拘留。

    原告及两第三人均未提交证据。

    上述证据,本院认为:被告提供的法律法规及规范性文件在作出被诉具体行政行为时均合法有效;被告提供的事实认定方面、程序方面的证据均符合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的要求,本院予以确认。

    根据当事人的诉辩意见和上述有效证据,本院确认以下事实:

    原告蔡卉系太侑贸易公司员工,其父亲蔡玉祥系该公司股东。蔡玉祥与该公司另一股东王劲风在经营管理上存在纠纷。2013年8月25日,第三人赵凤芹、牟敬楠等人至太侑贸易公司与蔡玉祥发生争执。次日,第三人赵凤芹、牟敬楠以索要医疗费为由至太侑贸易公司找原告及蔡玉祥,因两第三人事先报警,故某派出所联防队员于事发前已赶至太侑贸易公司。原告及蔡玉祥于下班时间欲去食堂就餐时被两第三人拦住,但未予理会,掉头往回走。此时,第三人赵凤芹指着原告骂,原告转身走向赵凤芹,赵凤芹拽住原告的衣领,原告击打赵凤芹头部数下,两人互相殴打。蔡玉祥欲上前帮原告时被第三人牟敬楠推打,蔡玉祥遂击打牟敬楠数下,牟敬楠随即倒地。被告接警后,于同日立案受理,并进行了相关的调查取证。经松江区泗泾医院验伤,检验结论为:赵凤芹头面部外伤;牟敬楠为头部外伤、面部、颈部外伤;蔡卉头面部、全身多处软组织损伤。被告组织原告、蔡玉祥与两第三人进行治安调解,后无法达成一致协议,调解不成。被告遂于2013年8月27日将拟作出的处罚决定以及相关的权利义务告知原告,并听取了原告的陈述和申辩。被告经复核后,于同日对原告作出被诉行政处罚决定,认定原告犯有殴打他人的违法行为,根据《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四十三条第二款第一项之规定,对原告作出行政拘留十二日并处罚款五百元的行政处罚决定,并立即送入松江拘留所交予执行。并当场将行政处罚决定书交付原告,但原告不认可决定书中的事实而拒绝签收。被告亦向第三人赵凤芹送达了该决定书,因牟敬楠回老家而无法送达,故被告口头告知牟敬楠该处罚决定内容。原告蔡卉于2013年8月27日至9月8日被拘留于上海市松江区拘留所。原告对被告作出的被诉行政处罚决定不服,诉至本院。

    本院认为:一、关于被告职权及执法程序。根据《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七条第一款、第九十一条以及公安部《公安机关办理行政案件程序规定》(2012年修正)第九条第一款之规定,被告具有作出本案被诉行政处罚决定的法定职权。被告接警后,依法立案受理,进行了相关调查取证,并征询了当事人的调解意愿。在作出决定前,又依法告知原告拟作出行政处罚决定的事实、理由及依据,并告知原告享有的相关权利,听取了原告的陈述、申辩。被告经复核后,依法对原告作出了被诉行政处罚决定,并当场将决定书交付原告。执法程序符合法律规定。

    二、关于被诉行政处罚决定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四十三条第一款规定:“殴打他人的,或者故意伤害他人身体的,处五日以上十日以下拘留,并处二百元以上五百元以下罚款;情节较轻的,处五日以下拘留或者五百元以下罚款。”该条第二款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处十日以上十五日以下拘留,并处五百元以上一千元以下罚款:(一)结伙殴打、伤害他人的;……”被告认定原告与其父亲殴打第三人的行为属于结伙殴打情形,故适用《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四十三条第二款第(一)项之规定对原告进行了处罚。对此,本院认为,结伙殴打,主观上有实施结伙殴打的意思联络,有纠集过程。本案中,被告提供的多份《询问笔录》、视频资料等证据可以证明,原告与其父亲蔡玉祥主观上并未事先通谋,不存在实施结伙殴打他人的故意,亦无纠集过程。原告系在被第三人赵凤芹谩骂并被拽住其衣领的情况下,才转身对赵凤芹进行了击打,蔡玉祥上前帮原告时,因被第三人牟敬楠推打故而对牟敬楠击打数拳,上述事实不存在结伙殴打的情形。故被告认定原告结伙殴打他人,属认定事实不清,定性不当。被告适用《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四十三条第二款第(一)项的规定,对原告作出被诉行政处罚决定,属适用法律错误。

    综上所述,被告作出被诉行政处罚决定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处罚不当,应予撤销。但被告对原告的行政拘留已执行完毕,故不具有可撤销内容,应确认违法。据此,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五十四条第(二)项第2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五十七条第二款第(二)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确认被告上海市公安局松江分局作出行政处罚决定的具体行政行为违法。

    案件受理费50元,由被告上海市公安局松江分局负担(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交付)。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陆 云
    审 判 员 周 轶
    人民陪审员 陈以平
    二〇一四年二月十二日
    书 记 员 徐振经


    ===================================================
    声明:
    本站收录的二十万件裁判文书均来自法院官方网站公开信息,
    本站裁判文书栏目不会接受任何个人或企业提供的裁判文书。
    如您认为内容涉及个人或企业隐私,要求修改或删除的,
    请将网址发邮件至:
    我们将在一个工作日内和您联系妥善处理
    ===================================================

    Copyright © 1999-2022 法律图书馆

    .

    .